守仁云

无可救药 03

超喜欢这篇文

twinklewang:

*我来啦




03


 


那时的王俊凯仿佛还苦恼着,明明是自己想教育小朋友不要早恋,怎么反被小朋友将了一军?恶人先告状这一招王源到底从哪儿学的?


那时的王源似乎也没明白,仅仅因为王俊凯和别的女生多说了两句话,自己就阴沉了整整一周,感觉天都要塌下来的原因,不只是占有欲那么简单。


 


王源第二天早晨被八点的闹钟吵醒,睡眼惺忪地坐起来放了会儿空,拿起手机,依然空空荡荡,一片死寂。


王俊凯有整整十二个小时没有回复他的消息了。


他昨晚睡前发的毒誓是什么来着?今早起床王俊凯要是还没回复他,这家伙就完蛋了。


周慧她周六周日两天都要加班,压根没时间管他,所以就算周末无故消失,对方也不会发现。其实就算被抓到了也没关系,大不了说是去学校补习。


王源向来是说走就走的性格,想好了计策,就麻利地下床洗漱更衣。再收拾好简单的行装,便出了门。


C城和重庆毗邻,乘高铁三十分钟就抵达。王源下了高铁,从火车站打车,到K大的时候还不到中午。


他站在K大的校门前就想到三年前的自己,和眼前一样,百无聊赖地靠在八中门边,等着王俊凯从教室里出来。


那时的他还差一年就要中考,那时的他因为某个自己都不清楚的执念下决心要考进八中。


他以前傻乎乎的,但凡看到有个女生站在王俊凯身边就觉得不顺眼。刚到八中的时候,甚至多疑到以为王俊凯在和他的同桌谈恋爱。不久之后,当他发现虞子期其实有个在加拿大读书的男朋友时,真的脸都不知道往哪儿搁。


青春期的莽撞冲动,吃飞醋闹别扭,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又丢人......又想念。


幸运的是,王俊凯对他的不懂事,对他的无理取闹,竟然全盘皆收,甚至悉数原谅。


三年后,他站到了这里,看着K大的校名牌,看着校门口络绎不绝的大学生们。这里是王俊凯如今生活的地方,也会是他一年后生活的地方。


十七岁的王源,已经长大了。他能分得清友情爱情,曾经懵懂的感觉早就拨开了迷雾,曾经模糊的执念也变得清晰。


喜欢他,想要他。


去找他,去和他在一起。


怀着这样的心情,十七岁的王源迈出了踏进K大的第一步。


 


王俊凯在电话里说过,他住在南区的三号楼。


王源在偌大的校区里兜兜转转,路过了教学楼和食堂,途径了小树林和池塘,后来逮住了一个过路的学生,才问清了南区宿舍的大致方位。


大学可真大啊,王源拽了拽垮下去的书包带,忍不住想。


宿舍楼在南区一个特僻静的小角落,王源因为没有门禁,宿管阿姨又要求出入必须刷卡,他只能在宿舍门口的花坛边坐着等。


出入的学生来来往往,每个经过的人都忍不住朝这位俊俏的小朋友身上打量几眼。


等了大概有二十分钟,才有一个高个子的男生在王源身边放慢了脚步,考究的目光落在这张清秀的脸上,大脑里不断回转着,总觉得这个小男生面熟。


人又往前了几步,才狠狠一拍脑门儿,他可算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宿舍老幺手机相册里那个好看的小学弟吗?


陶泰掉了身子折回去,站在王源眼前,眼角一眯白牙一露,笑得像个要拐小孩的人贩子。


“小弟弟,你找人啊?”


王源抬起头,警惕地瞪了他半晌,又张望了下无人的四周,连忙摇头道:“没有。”


陶泰额头上冒出了一排冷汗,这小家伙是把自己当坏人了吗?他明明是好心啊。行了行了,不逗他了,说实话还不行吗?


“我不是坏人啦,”陶泰尽量把笑容放得柔软和蔼,脸颊边挤出两个可爱的酒窝,“你来找王俊凯的是不是,我就是他室友。”


王源干干净净的杏眸又将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声音凉薄地问:“你怎么证明?”


“咳咳咳......”陶泰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是现在的小孩危机意识太高,还是自己长得太像坏人了?他承认自己是没王俊凯帅,但长相还算周正,前不久还有女生追呢......怎么到了这孩子面前,自己就跟拐卖人口似的。


“我真的是他室友,你要是不信,等我上楼把他带下来好不好?”


“他在寝室?”王源闻言,眉间不禁微蹙。


“对啊,他昨晚喝大了,到现在也没醒。”


“他怎么喝醉了?”


“唉,俊凯他不是学委办的副部吗?昨晚上陪团学联那边的老师喝酒,一圈白的敬下来直接吐了,还是我们哥几个去饭店把人抬回来的。”


“......那你带我上去吧,我看看他怎么样了。”王源已经从花坛边站了起来。


“这回信我了?”陶泰无奈地挑眉。


王源一双大眼睛朝他一翻,剩下两颗吓死人的白眼,冷冰冰道:“你到底带不带路?”


“......”陶泰这一股火顶得,只剩出气没法进气。


所以长得再可爱也没用,这孩子的脾气简直臭得不可思议。他也是奇了怪了,王俊凯竟甘愿把这么个小祖宗宝贝似的捧在手心里。


他气哼哼地刷了卡把人带上楼,也算是把心意尽到了。


“他就在屋里,估计还睡着呢。”


推开门,看到靠窗下铺上被窝里蜷着的人形卷饼,陶泰一把将被子粗鲁地掀起来。


“起来了起来了。”


“有病啊你——”王俊凯顶着个鸡窝头,眼睛还没睁开,一双手把被子往回拽,“扰爸爸清梦。”


陶泰半点也不客气地将窗帘一把掀开,窗外明晃晃的阳光瞬间倾泻而入。


“靠!陶泰你大爷!”王俊凯拿臂弯挡住了眼睛,恨声骂道。


“可算醒了,再不醒你弟可就走了。”


“......我弟?”王俊凯迷迷糊糊地嘟哝一声,静了片刻,蹭地一下从床上坐起。


宿醉的脸上透着菜色,桃花眼底却一片清明。他眸光朝屋内一扫,便看到了正站在自己床尾安安静静的小朋友。


“源儿?!”王俊凯一脚把被子蹬开,光着脚下了地,“你不是备考呢吗,怎么来C城了?”


只见王源上一秒还被寒霜笼着的眼角,似春冰乍破,白雪初融,瞬间变得眼泪汪汪。唇边一撇,委屈巴巴地上前:“王俊凯......”


卧了个大槽。陶泰站在一旁瞠目结舌,这可怜兮兮春风化暖似的小模样,和方才楼下那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块脸,真是同一个人?


“怎么了这是?”王俊凯见小朋友透了哭腔,也手忙脚乱起来。


“你没接我电话,也不回我微信,我以为出什么事了,就过来了。”


王俊凯看王源眼圈有点泛红,就心疼得不行:“我的错,昨天晚上喝多了回来就睡了,手机也没理......”


“行了,不用解释了,你没事就行。”


王俊凯想到王源风尘仆仆地从重庆赶过来,就因为自己忘了回消息,心中懊恼不已,嘴边又忍不住责备道:“你也是的,就一晚上没回消息,也值得你跑过来......下个月期中考试了吧,不好好在家准备,净胡思乱想。”


“你以前都按时回的,这次一点儿音讯也没有,我不乱想就怪了。”王源敛着眸子,闷闷道。


“跟阿姨说过了吗?”


“......她加班。”


“你呀——”王俊凯真是又气,又拿他没办法。


刚想圈住王源的肩膀安慰安慰,转念想到自己一身的酒味儿,又打消了念头。


“你等我洗个澡,带你吃好吃的。”他替王源整了整奔波了一路被风撩乱的刘海,又揉了揉自己睡得乱糟糟的头发。


王俊凯进卫生间洗澡的间隙,王源已经自作主张地参观起对方的寝室。


处女座确实有洁癖,除了还没来得及整理的床褥,王俊凯从书桌,衣柜,到鞋架,储物间,都打扫得一尘不染。而其他几位室友的个人区域相比起来,就和猪窝没区别。


陶泰翘着二郎腿坐在自己床边,偷偷打量着王源。小朋友细皮嫩肉的,估计还没谈女朋友吧。


他泛了一肚子的坏水,笑吟吟地喊他:“源源,我能这么喊你吗?”


王源剜了他一眼:“你试试。”


啧,这脸翻得比书还快,刚才在王俊凯面前明明不是这样啊。


陶泰也不计较,连忙改口道:“那我喊你本名吧,王源?”


“什么事?”王源顺势坐在王俊凯床边,面无表情道。


“听俊凯说你高三了,也不小了吧?今年十七,还是十八?”


“十七。”王源低头解锁了手机,开始刷微博。


“哎呀,没交女朋友吗?”


王源从手机上抬起眼,古怪地盯住他:“问这个做什么?”


“俊凯那么疼你,我作为他的朋友自然也得关心关心你啊。”陶泰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没有,”王源嘴角无意识地向下一抿,似乎不太开心,“王俊凯他不让。”


“啧,他管那么宽干吗?老妈子似的......”


“他说早恋耽误学习。”


陶泰煞有其事地摇了摇头:“你这就不懂了吧,我跟你说,你现在正是好时候,高中的女孩子嫩得很,谈个小对象,打打啵约约炮。提前攒攒经验,上了大学泡妞用得到。”


“你到底在说什么?”王源听着听着,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我就说啊,你现在正青春呢,别浪费了大好年华。想你哥我当年,谈过的女朋友一抓一大把......”


“陶大狗!”哐当一声闷响,王俊凯推开了卫生间的门,他愤怒的声音伴着沉稳的脚步声靠近,“你他妈在跟王源灌输什么思想呢,他马上就高考了!”


“我就跟他开个玩笑......”陶泰被王俊凯这一声怒吼吓了一跳。


王俊凯头上的水还没擦干,大步过来的时候发梢甩出的水点溅了陶泰一脸。只见他一把将人推搡到了床上,抬起长腿,顺势在对方屁股上给了一脚:“开个屁的玩笑,你那狗嘴里净是些黄色废料。”


“你这就过分了啊王俊凯,你弟也老大不小了,玩笑都开不起啊?”


“就他妈开不起了。”


王俊凯一个凌厉的眼刀扫过去,脸色阴沉地拉起王源的胳膊:“别听他废话,走,去吃饭。”


王源乖乖地跟上去,留下陶泰一个人在寝室里吹胡子瞪眼。


他刚才下楼明明是要去食堂吃饭,亏他好心好意把小流浪狗似的王源带上来,要不然王俊凯能见着人吗?


现在倒好,翻脸就不认人了。除了王源以外,方圆几里内全特么是狗吗?


陶泰独自留守在寝室,默默抱紧了自己。


 


王俊凯带了王源去南区食堂吃了小炒,点了鸡翅,猪肝,都不便宜。王源却没吃多少,嫌菜做得咸了,没有王俊凯妈妈做得好吃。


王俊凯听了心里直乐,说等你回去了,我让我妈天天做给你吃,她还埋怨我不回家,空有一身厨艺无处施展呢。


吃完晚饭,天色已经泛灰了。王俊凯不放心王源晚上一个人乘高铁,只能留他先住一晚上,等明天早上再启程。


宿舍的床太窄了,睡两个人有点勉强。王俊凯带王源回来后,找遍了一整栋楼,也没找到空床位。再过不久就是大学的期中考试,连本地的同学周末也留校复习了。


王俊凯想到了宿舍一楼的弹簧床,便去找宿管阿姨借了一张,在寝室中间铺开了垫上薄薄一层被子,将就着能躺人。他舍不得让王源睡弹簧床,就把自己的床让给了他。


陶泰和另外两个室友看着王俊凯长手长脚地蜷在小小的弹簧床上,那憋憋屈屈的模样,感觉这半年的笑料都有了。


因为第二天有个田径队的室友要早起晨训,所以他们十一点不到就熄了灯。


王源把半张脸缩在被子里,闭上眼睛嗅,鼻端就能闻到被套上浅淡的金纺香。


和另外三个室友又脏又臭的床褥比起来,王俊凯这里干净好闻得简直像女孩子。王源忍不住躲在被窝里悄咪咪地笑。


王俊凯翻身面朝着王源,望着他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压低了声音问:“你笑什么?”


王源赶紧摇头:“没什么。”


“快睡,”王俊凯打了个呵欠,眼皮已经倦怠地垂下来,“明早送你去火车站。”


“嗯......”


王源听话地闭上了眼睛,却睡不着,耳朵里都是王俊凯绵长的呼吸声。


他便在心中默念着小九九,想要尽快入睡,却又听到了近在咫尺的一声叹息。王俊凯翻了个身,呼吸有些重,似乎不太舒服。


王源探出手,摸了摸不远处的弹簧床。身下垫着的被子很薄,床面又硬又硌人,能舒服就怪了。


他迟疑了少许,轻轻呢喃着喊了王俊凯的名字。


对方果然没有睡着,立刻翻回了身,眼眸中透着关切:“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


“没有......”王源摇头。


“想去厕所?”


“不是。”


“那是怎么了?”王俊凯听不到他的解释,有些着急地升了点音调,“你倒是说啊。”


王源轻咽了下喉头,身子朝墙靠了靠:“弹簧床不舒服吧,你过来一起躺吧。”


“......”王俊凯愣了愣,才缓缓道,“不用,两个人太挤了,你睡不好。”


“没事的,咱俩都瘦,”王源拍了拍床上已经空出的位置,“你过来吧。”


“......算了。”王俊凯目光闪烁了一瞬,还是拒绝。


王源的性子倔,一旦想要达到某个目的,就会一意孤行,特别是在王俊凯面前。


只见他认真地抿着嘴,乌眸里折射出倔强的光,坚持道:“我让你过来睡。”


“......”


上铺田径队的室友也翻了个身,埋怨道:“你俩安静点好不好?也太吵了。”


王俊凯立刻小声道了歉,抬起眸,无可奈何地对上了王源的眼睛。他根本犟不过他,只好小心翼翼地搬着枕头和对方挤在了一张床上。


王源是真的瘦,细细一溜儿靠在墙边根本不占地方,王俊凯倒没觉得和平时躺着有什么区别。


可他知道墙面凉,王源靠着墙睡一晚上,明天肯定要感冒了。


思及此,他叹了口气,伸出胳膊揽住了王源的腰。


王源登时瞪大了眼睛,耳廓也渐渐红了。


幸而寝室里黑得人脸都辨不清,更不要提羞红的耳朵。


王俊凯慢慢施力,把人捞到自己面前,用被子裹好了。


“睡吧。”他喃喃道,手又借势拍了拍对方的背。


王源故作镇定地阖上了眼,心跳却难平。


靠得太近了,他几乎就在王俊凯的怀里,对方的每一下均匀的呼吸,都散散地吹开在他眼前。


王源往后弓了弓腰,脑袋也跟着往后挪一寸。他怕被王俊凯发现自己有些错乱的心跳。


哪知道他一动,王俊凯就抬起手弹了他一个脑瓜崩。


“你真是,一刻也不安生。”明明是责备,语气里却是满满的,要溢出来的宠溺。


王源的脸顷刻间红了个彻底。


他艰难了屏起呼吸,借着那一道从窗外透进的,夜晚森冷的光,打量起王俊凯的脸庞。


从剑锋一样的眉梢,到弯弯翘起的睫毛,从笔挺的鼻梁,到温柔的唇角。


好奇怪,这个人的五官,有几处是男子的英气,有几处是女孩的柔和,可是拼凑在一起,就是意外的融洽又好看。


王源的目光安静停留在了对方的唇边,夜色泛凉,他的喉咙里却火辣辣地烧着。


他不禁想起今天下午陶泰问自己的话。


飘散的意识回笼前,他已经问出了口。


“王俊凯......你会吗?”


王俊凯眉心微皱,缓缓睁开了眼睛:“会什么?”


王源望进他宁谧而温柔的眸,一点点鼓起勇气:“今天......陶哥哥说的那些......”


王俊凯沉默着,目光中似有不解。


王源的脸却烫起来,眼神略微回避起对方探究的视线:“就那个啊......他不是说上大学前必须学会吗?”


王俊凯闻言,慢悠悠地提起了嘴角,似乎偷偷笑了:“你是说......接吻?”


“......嗯。”王源几不可闻地应着。


“你刚才问我的是什么来着?”王俊凯又问,似乎在耐心地引导他。


“我问你会不会。”王源讲着讲着,脑袋已经低了下去。


黑暗中王俊凯放低的笑声意外撩人,他的指尖点了点王源垂下的发顶:“你以为你哥跟他们一样?”


“啊?”


“当然是遇到喜欢的人,才会亲啊。”


那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王源心中默念着,却不敢问,只说:“......那你,亲过了吗?”


“没有。”对方毫不犹豫地答道。


“哦。”幸好。


“你啊,别听陶大狗在那儿吹。他高中就谈过一个女朋友,半个月不到就黄了。什么亲不亲的,别跟他学。”


“我......”王源红着脸,“我没亲过啊,你担心啷个哦。”


“你还小。”王俊凯答。


“等我上大学了,就不算早恋了吧。到时我就可以学接吻了吗?”


王俊凯静了片刻,才轻轻笑道:“当然。”


“好,”王源把脑袋朝枕头里拱了拱,“......我不会早恋的。”


“快睡吧。”王俊凯又揉了揉他的头。


两个人便相偎着,一齐阖上了眼睛。


等到月亮周围的云絮消散,静水般的白光泼洒进窗棂。等到整个寝室的人沉沉睡去。


王源埋在枕头里的脸才静悄悄地抬起,他睁着黑夜一样颜色的眼睛,目光描摹过不远处熟睡的脸庞,看着那略微下陷的眼窝,看着那蘸着月华微翘的睫毛,将它们一寸一寸刻进了心里。


我不会早恋的王俊凯,十八岁前都不会。王源在心中轻轻叹道。


唯独这一次。这一次,让我违规。


他绷紧了身子,一点一点伸长了脖颈。因为紧张而瑟缩的唇瓣,轻轻印上了那双微张的淡色的唇。


心一颤,一疼,一缩。


既然你还没有过,那我就先偷走了。


因为我不想,把你的初吻给别人。




tbc

评论

热度(2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