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仁云

【凯源|架空】跟我回家吧

小小云:

凯视角


 


(一)


 


12岁的王源去了镇上赶集,嘴里叼着狗尾巴草,腮帮子还鼓鼓囊囊地包了块糖,快活地走入小巷转角,突然被人捂住口鼻,当背一击。


 


 


12岁前王俊凯的生活都是无比安逸的。他父亲王逸是当朝皇帝的次子,15岁元服后封地川渝,称藩王。王俊凯习惯了周遭唯唯诺诺的逢迎者,习惯了出门时的八抬大轿以及偶然掀开轿帘时看到的藏得很远或是来不及躲避低眉顺眼跪的服服帖帖的路人。


 


13岁生日前的一整年,王俊凯总觉得身边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他老是看到大臣们忧心忡忡的脸,老是看到父亲书房通夜亮着的灯和神色忧郁的老管家。然而他还是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唯一与之前不一样的地方是,家人严禁他外出,说外面不安全。


 


王俊凯13岁生日当天,王逸照旧忙到很晚,母亲给王俊凯过了生日,一向温文尔雅的母亲今天老是出神,王俊凯觉得奇怪,被安排回房睡觉的他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失眠,呆呆地望着父亲书房明晃晃的灯光,努力听却听不清书房里的低声絮语。


 


子时已过,王俊凯在床上已有迷糊睡意,却突然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父亲给懵懵的王俊凯穿上衣服,极尽温柔地抚摸王俊凯的脸庞,牵他去了厅堂。


 


厅外漆黑一片,厅内灯火通明。王逸和夫人坐上了乌木椅,老管家声色凝重地立在旁边,似是欲言又止。王逸失了平日的稳重,瘫坐在木椅上,挥挥手示意管家说话。


 


“少爷,有件事已经瞒了你一年,今天不得不说。”管家的眉头紧蹙。


 


一年前,反贼四起,各地政府迅速派兵镇压,不料反贼势力越来越强大,前月攻破京城,自立为王,挥军南下。川渝的兵力不是反贼的对手,反贼围城,估计三日之内,王府就会沦陷。


 


毕竟还是未经世事的孩子,王俊凯不知道说些什么,眼里满是惊恐,呆滞地站在原地。


 


王逸和夫人下座,夫人紧紧搂住不自觉战栗的俊凯,王逸摸着俊凯的脊背,目光离不开俊凯稚嫩的脸庞。


 


王逸俯身在小凯耳侧,柔声说,“孩子,我是藩王,如今国家已灭,自当追随自缢,但是你不一样,你和我们的恩怨无关,王朝更迭,你不负责。你没有伤害过谁,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我让管家在镇上找了个和你年岁差不多的小孩,我和你母亲是王室,自当有王室的尊严。等到天明,我们就放火自焚,行李已经替你收拾好了,过两个时辰你就跑吧,趁着王府着火,趁着反贼入城,跑得越远越好。”


 


“我们照顾不了你了,以后的日子你要照顾好自己。”


 


母亲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泪水,王逸指了指管家,“你去拿套俊凯的衣服给那小孩换上”。管家当即听命离开。


 


俊凯和父母呆在厅堂半个时辰,都只痴傻地望着对方,想要把对方的模样刻在心中。半个时辰之后,夫人点了盏灯,三人出了厅堂,打算走完这宅院的每个角落。


 


客房书房厨房花园,三人动作很慢,都格外珍惜这最后的时光,母亲一直哭,小凯本来掉了豆大的泪珠,后来想了想,不能让双亲伤心,以袖拭泪之后硬生生将接下来的眼泪都含在眼角,咽进了心里。


 


花园深处的柴房亮着灯,里面是管家说话的声音。小凯听到声音奔过去拉开了柴门,王逸想拉但没拉住小凯。


 


王俊凯的视线一下就定格在屋内五花大绑的少年,少年满是尘土的脸庞挂满了泪痕,被泪水冲刷过的地方无比白嫩。一双如受惊般小鹿的杏眼无助地盯着三人,脖颈间满是试图挣脱绳索留下的深红印记。


 


王俊凯忍着不流的眼泪倏地就流下来了,他没有转头,左手向后拉住了王逸的袖口。


 


“爸,放了他吧。你说过我没有伤害过谁,所以我也不想以命换命。”


 


王逸向来仁义,给王俊凯的教育也总是仁义至上,绑来小孩实属形势所逼。他对王俊凯的反应没有意外,摸了摸王俊凯的头,说,“我知道你舍不得别人,我找人打点了反贼的将领,他自会说发现三具尸体,不过若有人细究,你肯定会被私下追逃。你离开之后,跑得越远越好,先不要在附近露面,藏几个月等到风头过去再隐姓埋名生活吧。”


 


小孩放了,藩王府烧了,王俊凯逃了。夜幕的时候他藏在村外的破庙里,听着外面梭巡的军官脚步声不敢出门。


 


(二)


王俊凯在破庙里藏了三天,包裹在出城的路上被人抢走,全身上下只剩随身的护身符、银手镯和镇上好心的老板娘给的两个馒头,第一天俊凯吃了一个半馒头,第二天吃了剩下的半个,第三天什么也没吃,在破庙的草垛上饿得奄奄一息。


 


黄昏时王俊凯听见窗外传来小孩嬉笑打闹的声音,只瘪瘪嘴没力气动。突然庙门被踢开,一个小孩被另一个小孩玩闹着推了进来。背对着他的小孩只回头看了一眼便大惊失色跑出庙门。


 


王俊凯睡着了,突然被人拍了拍肩膀。眼前是那对杏眼,杏眼的主人真诚地看着他,说,“我知道你叫王俊凯,王俊凯,跟我回家吧。”


 


王俊凯跟王源回了家。王源的父母在村里经营一个小酒馆,供往来的行人温二两黄酒,切一斤牛肉。王父英气十足,王母很温柔。除了饭馆,王父王母还有一亩三分地,种点蔬菜,养点家禽,一家人过得平淡温馨。


 


源父源母对王俊凯都很好,尤其是源母周夫人对王俊凯更是视若己出。刚到源家的两个月,王俊凯不便外出,每天待在源家的小院子里。出人意料的是,源父源母虽居山村,却文武双全。王源体弱,源母便每日教王源读书学文,王俊凯适宜学武,源父便教他一些强身健体之术,只求自保,不求伤人。王俊凯起初还有些放不开,后来看着得到一颗糖就傻乎乎地笑个不停的王源,心一下就化了。


 


到了王源家以后,王俊凯过上了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源家小,王俊凯和王源一起睡,王俊凯早上总比王源早醒一会,揉揉身旁小白团子乱糟糟的头发再叫他起床一起吃周夫人煮好的软绵绵的粥。


 


山村里的孩子过得格外自在,王俊凯每天早晨带了王源上山砍柴捡柴,上午便和王源一起读书温课,相比于读书,王俊凯更爱看王源读书,瘦瘦的小人儿端坐在院子里的书桌前,提了毛笔一笔笔认真地抄写四书五经,他们有时候也看一些杂书,源父源母不同于书院里的先生,鼓励他们读各种种类的书。王源看书,王俊凯趴在桌子上看王源读书。等王源读完书,俊凯就让王源把书里的故事讲给他听。其实故事王俊凯以前在王府时大多都看过,不过被王源讲出来就多了一番风味,王俊凯老是想督促着王源多看书,总是在王源讲故事的时候插嘴,两人叽叽喳喳互相争辩,王俊凯的桃花眼笑得眯起来,小虎牙也无处遁形。


 


吃过午饭,王俊凯和王源就漫山遍野地跑,附近没有他们没去过的山水。他们爱在一个山洞午睡,山洞是王源儿无意间发现的,当即拉了王俊凯进来看,里面冬暖夏凉、环境优渥。两人铺好茅草,睡在地面,头靠着头,看洞口透进来的光和洞顶裂缝漏出来的格外湛蓝的天空。


 


王俊凯对王源的保护欲和控制欲日益加深,小伙伴一起嬉笑时他总要搂住王源不让别人触碰,周夫人做的好吃的他总不自觉地都夹给王源。“他瘦,您知道吧。他太瘦了,让他吃。”周夫人笑说亲生的兄弟也不见得能这样疼王源儿。“小凯啊,源儿和善,你得保护他一辈子。”


 


王俊凯也不知道自己对王源的感情是什么时候变质的,只知道在15岁的一个清晨,他照例比王源早醒,看着身旁小孩凝脂般的脸庞和翕动的长睫毛,内心涌起一股冲动,心脏也噗通直跳。不似往常揉揉他的头毛,王俊凯在王源额头落下一个轻柔的吻,冷静一会之后才叫醒王源一起吃饭。


 


(三)


王俊凯在王源额头落下一个吻的那个清晨,王源是醒着的。每天傍晚源父带着王俊凯练武时,王源的眼神都像小鹿一样游走在俊凯的背影之上,笑意抑制不住。再在源父和俊凯转过身前的一瞬间,佯装冷静地望向天边的晚霞。


 


王源学着作画,画得很好,山似山水似水,形似意更胜。画过源父源母后,王源便指定王俊凯做他的专属模特,画了一张又一张。


 


王俊凯学着做饭,做得不错。一家人常常早饭吃的是王俊凯做的小面,午饭是王俊凯做的拔丝地瓜,王源都很喜欢吃。


 


俊凯16岁,王源15岁。两人早已是少年模样,王俊凯长身玉立,剑眉星目,王源比王俊凯矮了些许,却也面如冠玉,气质不凡,引人注目。两人去镇上的时候,总有躲在深闺里羞红了脸的姑娘偷看。看归看,有勇气找上门来的,镇头客栈家的独女倒是头一个。王源看着王俊凯收下了姑娘的桂花糕,连着几天对王俊凯都十分冷淡。王俊凯倒是不慌不忙,上山砍了三天的柴。第三天傍晚,王俊凯把王源叫进屋里,把桂花糕给他。


 


王俊凯砍了值过桂花糕的柴给镇上的客栈送去,告诉那姑娘他心有所属,让她另寻牵挂。王源吃了桂花糕,觉得很甜。


 


下午两人照旧去了山洞,一路游山玩水,回来时已近傍晚。未进村,二人便察觉不对,一向喧闹的街道此刻寂寥无声。奔进村中,便见尸横遍野,触目惊心。两人心如雷击,冲向家中,双亲早已倒地,连道别也来不及说一句。


 


王源早就红了眼,哭倒在父母面前,一遍遍唤着爹娘,声音撕心裂肺。王俊凯早先经历过生死离别,在回望王府熊熊大火时便立誓此生再不落泪,只静静望着恸哭的王源和源父源母的尸身。


 


风似乎静止不动了。月亮出来了。王源哭了很久,王俊凯守了他很久。眼前父母尸体冰冷真实的触感让王源头昏目眩,不能自已。王源后来流不出眼泪了,目光黯淡地望向父母。泪痕像利刃一般刮着王俊凯的心。


 


王俊凯跪着发誓,源父源母对他有恩,他曾答应他们要照顾王源一辈子。现在源父源母已经去世,他要先替他们报仇,再回来照顾王源。一心一意,一生一世。


 


(四)


二人把父母的尸体抬到通风处,王源跪在尸首旁边,王俊凯拍拍王源的脊背,去查看村子里其他人的情况。村子被屠村,到处都是尸体。王俊凯安抚地闭上了那些不肯闭眼的尸体,村头的教书夫子死前在地上留了血书,牛恒。


 


两人挖坑埋尸立碑,花了4天时间才处理完村里堆积如山的尸体。王俊凯给王源做好饭,去镇里打听情况,得知牛恒是远近闻名的魔头。王俊凯当了身上的银手镯,换了碎银和干粮,回去见王源。


 


收拾好家里的一切后,王俊凯做了几天的饭菜,留了半月的干粮,算了算王源家的积蓄,写了封信,信里夹了自己的金护身符,夜里出发走了。


 


信里写,王源儿,我去青云学武了。等我报完仇就回来找你。


 


王俊凯风尘仆仆,一路啃着干粮跋山涉水,问着路走了大半个月来到青云山下。青云门是当今武林最负盛名的门派,收徒极为严格。王俊凯不顾雨雪在青云门口跪了三天,终于被人带入门内。


 


掌门说王俊凯是练武奇才,将他分给大长老看管。大长老问,你入门甚晚,需寒暑苦练,夙兴夜寐,你能忍?王俊凯说,能。


 


学武很苦,学武的王俊凯更苦。他比师兄入门晚,却一心想着早日学成报仇回家。练武从早到晚从不停歇,夏天练到虚脱,冬天练到衣衫湿透,六年过去,王俊凯成了大长老门下最有实力的弟子。


 


有些睡不着的晚上,王俊凯就会很后悔,后悔当初自己为何在王源最脆弱的时候一心只想着复仇,不多陪他两个月。偶尔又很担心,不知道源源过得怎么样,那么温和的人会不会受人欺负。更多的是想念,想那个笑得天真无邪的奶白团子。


 


师门没有后悔药,他也回不了头。王俊凯几年中打探好了牛恒的消息,源父源母原是柳叶门的弟子,青梅竹马,暗生情愫,成年后便向师傅请辞,隐居田园。牛恒与二人师出同门,暗恋周夫人表白被拒,后来叛出师门,修炼邪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估计牛恒对二人怀恨在心,偶然得知二人现在的地址,派人屠村泄气。


 


王俊凯给牛恒下了挑战书,连续三月,每月一封,牛恒不应。三月之后,王俊凯打探消息,拦住牛恒一行人,弯弓饮羽,大仇得报。


 


(五)


掌门及众长老找来王俊凯,劝他留下。


 


“你一战成名,若留在本门,必威震江湖,彪炳史册。”掌门想让王俊凯出任首席弟子。


 


王俊凯拒绝了,他很感谢师门的教导,如今他以青云门之名击败江湖毒瘤,算为酬谢师门,今后师门若需要,他必一马当先。


 


“我只想回家。”


 


王俊凯回了家,坐在村口看见晃晃悠悠迎着斜阳走回来的王源。


 


我曾走过天涯,如今只想和你回家。


 


有你的地方就是家。


 


-FIN-


 


跟我回家吧番外1|王俊凯你怎么这么蠢


 

评论

热度(8)

  1. 守仁云小小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