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仁云

亲密无间(五)

好文

绯夜:

我来了!抖腿ing




(五)


 


浴室里传来冲洗的流水声,王源靠在窗边,眼神飘忽不定,时而在房间里毫无意义地来回巡视,只不过每一次扫到那透明的浴室玻璃处都要心跳慢掉一拍。倒也不是多么旖旎的画面,里面挂着兼顾防水和遮挡效果的围帘,洗澡的人只露出下方未被遮盖到的光裸的脚踝。可仅仅是这么一丁点曝光,王源还是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里面的全景——明明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小学时候挤一个浴缸洗澡都是屡见不鲜的事情,王源忍不住想数落自己,怎么现在反而还没看到就已经不好意思了呢。


他拒绝再站在正对浴室的窗户,转而走向床沿,王俊凯的手机就在这时响了一声。王源好奇地看了一眼屏幕,上面有个备注为顾翔的账号发来一条消息:【饿死我了,帮我带饭回来,么么哒】


王源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托着后颈再一次将这句话默读一遍,将重点落在了么么哒上。这位就是王俊凯妈妈口中的那个很不正经的室友?王源心情复杂地将视线移开,实在说不准这俩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一方面觉得,既然都在外面同居了还发着这种颇有些暧昧的消息应该不止朋友关系吧,另一方面他看这两天王俊凯的状态,又确实不像在恋爱中。只不过王源自己都没有发觉,这‘另一方面’不过是安慰自己的借口罢了,他的判断已经偏向于前者,不然也不会因为一个玩笑似的‘么么哒’产生这么大的酸味儿。


等到王俊凯冲完澡出来,就看见王源仍盯着外面的雪景出神,不禁出声提醒道:“别看时间太久,该不舒服了。”


“嗯?噢噢……”王源猛地回头看他,视线中果然出现了片刻的虚影,他揉了揉眼睛,定睛才发现王俊凯已经吹干头发穿好了外衣。


“走吧,下楼打车。”


王俊凯动作利索地将手机揣进衣服口袋,又拿起床头柜上的押金单,都没有习惯性地看看手机有没有来消息,就已经准备要抽房卡了。王源瞥见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在提醒与不提醒之间迟疑数秒,还是选择了闭嘴。


就当什么也没看到。


 


王俊凯和他并排走在酒店的走廊里,忽然出声问他:“对了,你手机号没换吧?”


“没啊。还是原来那个。”


“那就好,我还怕你换了号码……”片刻停顿后,两人拐至电梯间,王俊凯这才说了下话,“毕竟,好久没打电话了吧。”


王源拄着行李箱的拉杆,侧头去看了他一眼,脑海中浮现出所谓的‘好久’以前他们最后一通电话是什么内容,王俊凯似乎也和他想到了同样的画面,脸上浮出一丝尴尬:“之前……还没和你说抱歉。”


王源明知故问,忍着笑意问道:“什么之前?”


“……”


 


王俊凯没有回答,刚刚到达的电梯也适时地替他回避了这个问题,他一把夺过王源手中的拉杆箱,替他拖着行李快步走进电梯。


那好像是……上一个寒假的事吧。


 


01.


 


其实分开的这段时间里,王俊凯并不是一次都没有同王源联系,在家庭群里那些抢红包之类的互动不算,他曾经给王源打过一通电话,在不太清醒的状态下。


关于这次通话的内容,他是第二天听顾翔描述的,悔得差点没从寝室窗户跳下去。从那之后王俊凯再也不敢多喝,甚至很长一段时间看到别人在喝酒都心里打怵。如果不是那一次,可能他和顾翔之间也就是普通的室友,或者稍微好一些的同学关系。


因为那天早上他在宿醉的晕眩中醒过来,那人看见他的第一眼,便趁四周无人的当下问他:“你之前说不可能追到的人,是你弟弟啊?!”王俊凯真实地感觉到一阵寒意瞬间蔓延至全身的每一处细胞,哪知道还没等他缓过神,顾翔这个二傻子就翘了个拇指说他:“哥们儿你真牛,你比我还牛。”随后王俊凯就晕晕乎乎地听他讲了半天高中时候暗恋室友的二三事,也总算是松了口气。


“那我昨天晚上……在电话里说了什么?”王俊凯忐忑地问道。


顾翔仰脖想了半天:“昨天我也有点不清醒,就记得你说什么‘不喜欢你了’……对,你和你弟说‘我不喜欢你了,你也别躲我了’,类似这种话。”


王俊凯听罢很是无语——毕竟到目前为止不是王源在躲他,应该是他在躲王源才对。而他居然在不清醒的状态下打电话给王源说这种胡话。幸好不是我还喜欢你,不然王俊凯大概真的想时间倒退重来一回了。


也许是潜意识里不甘于这样形同陌路的现状,酒醉后混乱的神经驱使他拨通了王源的电话号码,说着口是心非的话,无非是希望他们仍能回到过去的关系。像是做了一场梦,酒醒之后,一切又回到了原点。不过他也安慰自己,反正已经这样了,总不会变得更糟吧。


 


其实是他过于悲观了,不仅没有更糟,反倒该说,这通电话是一个转折。


如果非要在王源不甚清晰的感情线中找出一个偏离轨道的点,那么大概就是这通在深夜里毫无征兆接到的电话吧。


 


那是寒假伊始,作为高三生的王源将沉重烦闷的课业当做是分散注意力的良剂,补习班的课程一直到夜里十点钟,如往常一样,他洗漱过后便早早躺在床上,思维正在放空的时候,枕头底下的手机便震动个不停。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王俊凯。零星一点困意都瞬间消失不见了,他甚至要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来不及多想,王源自床上坐直了身体,靠在床头板上,都忘记了用枕头垫着后背,也顾不上背部硌着的感觉,生怕被挂断了似的接通了电话。


听筒另一边有两秒钟的空白,然后是隐约一道不太熟悉的声线在距手机几米外的地方响起:“你给谁打电话……?”


王源还不及多想,那人醉醺醺的声音突然喊了他的名字:“王源儿!”


“啊……?”他心里一颤,被那扬起的熟悉尾音喊得愣住了。


王俊凯这语气一听就是喝高了,王源就知道,他在神志清醒的状态下,恐怕不会将电话打给自己的。即便听筒另一端的人现在是个醉鬼,王源却怎么也不忍挂断,紧接着听见了断断续续的自言自语:“你好不好……王源儿你好不好?”


王源知道自己并不需要回答什么,这些不过都是王俊凯单方面的发泄情绪,可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他声音的一瞬间,王源觉得他们仿佛没有经历过越界的告白,也不曾失联这么长时间,他仍然很熟悉王俊凯。


“为什么不讲话……你……你都不会想我吗……我们以前那么好……”


“你是不是在躲着我……我告诉你,我不喜欢你了,你不用躲着我了……”


“王源儿啊你人呢?”


 


王源先是怔住了,随后哭笑不得地说他:“你喝醉了。”


“我没喝酒!”


“……”


“不喜欢你了……真的……不喜欢你了……”


如果他没有在之后重复无数遍不喜欢,王源差点就要相信了。这个人就是在耍无赖吧,大半夜的喝了不知道多少酒,到他这里来发泄一下?心里虽然是在埋怨,但听着这一声声胡乱的呓语,王源却莫名地笑了出来:“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脑子喝坏了?”


王源确实没有见过往常一本正经的王俊凯这样失态的时候,他又不傻,正话和反话他还是听得出来的。等王俊凯喊够了,消停了,他才开口道:“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没有……嗝……多少……”


“早点休息吧,等你……等你清醒了再打给我。”王源想也没想,就这样说了。


 


只可惜王俊凯一觉醒来之后不仅忘了昨晚上自己都说了啥,就连这听到的最重要的一句也忘了干净。他当然不敢在清醒的时候拨通王源的电话,也不曾见到王源在发现他过年也不回家时失望的表情。那年的微信群里王源格外活跃,他们说着新年快乐,却没人再提起那通电话。


时至今天,王源才知道,自己能听着那人迷糊的言语笑出来,大概是已经有那么一点动心了吧,他觉得这样的王俊凯也很可爱,只要想象一下那道熟悉的身影歪歪斜斜地醉倒在地上,不断重复骗自己说‘我不喜欢你了’——光是想象这画面而已,王源就已经心软得一发不可收拾。


 


时间将树荫中的两道人影变得模糊不清,当初的那份震惊也逐渐溶解为更加细碎的情绪。无法解读,却也在时间中发酵。就像是在等待重逢的那一天。


 


 


电梯缓缓下沉中,王源用手肘拐了旁边的人一下,故意又问了一遍:“什么之前呀?”


王俊凯鼓了鼓嘴,四下张望,显然是想蒙混过去。实在装不下去的时候,便半真半假地回答道:“就是某个寒假给你打过一通电话吧,我喝多了,第二天起来什么都忘了。你还记得吗?”


“忘了?”王源挑了挑眉,对于这个说法半信半疑,不过转念一想,王俊凯但凡对当时有点记忆,肯定会在清醒之后如自己所说再打个电话过来。对以前的事王源也不想再深究了,便笑了笑道,“我也不记得了。”


 


 


02.


 


中午时分,楼下烤红薯摊位的香气顺着冬日的风卷进半敞开的窗户里,早起到现在都没吃上饭的人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凉意窜进鼻腔里很快被浓郁的香味所取代。深黄色的窗帘之后伸出一只手将窗扇推得更开,顾翔一只手扒在那儿,使劲一蹦就坐在了窗台上。


此时他原本很宽敞的房间里显得有些拥挤,单人折叠床摆放在衣柜前,将与电脑桌夹角间的空地都占得满满的。要不是上回他和哥们挤一张床的状况太过惨烈,大概也不用再铺一张简易床在地上。他睡觉的时候习惯打把势,动不动就要滚下床去,身边再躺一个人的话,基本人不是被压死就是被砸死。


况且他的好哥们还是有那么点洁癖的……


顾翔正在想着,眼看到不远处路边停下一辆出租车,被他在心里吐槽的好哥们就这么出现在视线中。两手空空,显然没看到自己在微信上发的消息。


 


“嘿!王俊凯!!”


刚下车的两个人同时看了过来。或者应该说楼底下的人全往他的方向聚焦,就连卖红薯的大娘都抬了头。王俊凯很嫌弃,白了他一眼,绕到出租车的后备箱取行李,扬声问他:“干什么?”


顾翔食指朝下示意着:“烤地瓜!带个烤地瓜上来!”


远处的人一手拎起箱子,另一只手朝后比了个OK的手势,之后就再也懒得看他了。顾翔丝毫不在意,对于不用下楼就能吃到烤红薯这件事非常开心,眼神再往旁边一挪,顿时与一道凌厉的目光撞到一起。


 


接过王俊凯手中拉杆的少年微扬起下颌,口鼻都捂在围巾里,刘海之下的一双眼睛直视着远处窗边的人。顾翔愣了一下,猜到这人便是王俊凯和他提起过许多次的弟弟王源,本想打个招呼,手还未抬起来,那人便收回了目光,将围巾拉下一些,转而去和王俊凯说话。


距离过远,顾翔当然是听不见,只是此时王源眉目舒展开的笑容倒是好看极了。也许那一瞬间的凌厉是错觉吧,顾翔没太在意,肩膀缩了进来,纵身跃回房间关闭了窗户。


 


“王源儿?你吃不吃啊?”王俊凯忍不住用手肘碰了碰王源的胳膊,后者似乎才分神看他,衣兜里的手拿了上来,特意将围巾拽到下巴,笑了笑对他说:


“我就不吃了,还不太饿。”


“那行。”王俊凯和卖家道,“就拿一个吧。”


烤炉被掀开盖子,热腾腾的香气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王源看着瞬间被埋没进蒸汽里的人,不自觉地大笑一声,随后就被王俊凯佯装威胁似的逼退几步。


“刚刚那个……是你室友?”王源问。


“对啊。”王俊凯也随之往他们公寓窗户的方向又看过去,顾翔当然已经进屋等烤地瓜了,王俊凯摇摇头,“懒死他吧。”


热气散去,王源眼中的光亮渐渐暗了下来。忽然……有些羡慕刚刚探出窗外的那个人。


 


 


公寓的门是开着的,两人提着行李爬楼梯,还未到最后的台阶,门里便有人听到脚步声急切地跑了过来。


人没到,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我的烤地瓜烤地瓜!!”王俊凯颇为适时地将手里热乎乎的地瓜扔进去,顾翔眼疾手快抓住了,心满意足地嘿嘿一笑,一边剥开塑料口袋,一边侧了身子给两人让地方进来。


这下他也能看清王俊凯身后的人长什么样子了,要知道他已经好奇很长时间了。


王俊凯先进了门,就听见后面一声:“弟弟好!”心里顿时开始打鼓——他这位损友一向不靠谱,他都差点忘了,万一顾翔玩笑开过头把他这几年仍对王源有意思的事说出来,那后果简直不能想。


而王源却因为这个自来熟的称呼而面露尴尬,没接话,也避开了顾翔想帮他拿一下行李的手,转而不自在地问王俊凯:“我……箱子放在哪儿?”


王俊凯回头指了指他自己的房间,王源便迅速换鞋进屋,留给顾翔一个冷漠的背影。


“哎?……”他有点懵,“你弟好像不咋喜欢我?”


王俊凯没注意到这些,急于马上给顾翔交待几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拽着他衣服进了另一个房间。


王俊凯压低着声音:“我警告你啊,在他面前你可别瞎说。我和他好不容易有点缓和,你再把人吓跑了我跟你没完!”


“哎呀,放心啦,论文答辩结束以后我就拉上肖齐远走高飞给你俩挪地方哈。你看,床我给你摆上了,你先在这儿凑合两宿。等我俩走了你就……”顾翔一脸你懂我也懂的表情,“加油噢~”


“……”


 


王源把行李箱推到贴着墙,又将围巾解下挂到衣架上,听见极小的‘哎哟’一声,好奇探出半个身子,正好看见王俊凯把那个男生拽进了屋里。他解衣扣的手也停住了,定定地看着房门,直到顾翔笑嘻嘻地走出来,正好与他对视。


顾翔一个‘嘿’字才刚出口,王源已经退回房间,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就是他再傻,再缺根筋,也发现了这位弟弟对自己莫名其妙的敌意。哦不,不是敌意,准确的说是,无视。


王源自知刚刚的举动过于刻意,他也是下意识缩回门框内,待将外套脱下,便整理好心情主动上前和顾翔打了一声招呼:“你好……”他话音刚落,就见到对面人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


“我知道你叫啥,总听他提起你。”顾翔正啃着地瓜,可却不是专注,双眼盯着王源别有深意地观察着,“我叫顾翔……”


王源静静地等着他接下来的介绍——按理来说经由共同的朋友认识的两个人会在说过姓名之后接一句和那位共同朋友的关系。王源还有些紧张地等着,谁知顾翔却故意停在这了,半晌都没有再开口。


王源忍不住问道:“没了?”


对面的人笑了笑,似乎明白了什么,可又不太确定,他故意不说和王俊凯只是朋友,转而摇摇头:“没了。”


 


03.


 


如果说在发觉弟弟对自己莫名敌意时顾翔心里仅仅是怀疑,那么在几个小时以后这种怀疑就变成了肯定。


他忍不住在心里腹诽好友:还总骂我智商不够用?我看你才是真傻吧!你弟明明很喜欢你啊!


或许真的是当局者迷的缘故,王俊凯光顾着偷看王源,压根没注意到在自己看向别处的时候王源又偷看了他几次。


这俩人,真逗。吃瓜群众如是评价道。


 


“明天我要回一趟学校,差不多一个上午就能结束。你是在家等我还是和我一起去?”


“嗯……看我明天能不能早起吧。”


“我查了一下A市的旅游景点,”王俊凯将iPad放在茶几中央,让王源一起看屏幕,“你选一选,想去哪里?”


王源低头用手指滑动屏幕,王俊凯趁机抬起头瞪了一眼靠在对面冰箱前一脸看戏的人,示意他滚进屋里去不要当电灯泡。吃瓜群众很无辜,从身后拿出一罐饮料,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王源当然也注意到对面的目光,连看旅游攻略都有些心不在焉,翻到最后也没什么想法。


“随便啦,我去哪里都可以。”


 


顾翔是那种心里憋不住事儿的人,尤其看他们俩现在不清不楚的状态,根本忍不到找机会单独和弟弟交待几句的时候。趁王俊凯低头,他朝王源眨了眨眼,指了一下自己的房间。王源疑惑地歪头,眼看着他一边看着自己一边走进房间,进了以后又使了个眼神,催促自己赶紧过来似的。


王源犹豫几秒,膝盖碰了一下王俊凯的,借口道:“我有点饿了,有吃的吗?”


“我去厨房看看。”王俊凯未起疑,起身去厨房,正好想起冰箱里有速冻饺子,便取了出来开火煮饺子去了。


 


而刚进另一个房间的王源第一眼便看到那张摆在地上的折叠床,惊讶之后再抬头,只听顾翔说:“弟弟啊,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可不是你情敌啊。”


“……”


“你是不知道他有多喜欢你哦!……”


王源没想到王俊凯会和朋友说关于他的事,毕竟他们有一层亲戚关系,说出去不知要吓掉几个人的下巴。但是这已显然经不是重点了。顾翔简略地举了几个例子,然后又数落了几句诸如‘两情相悦还被你俩搞这么复杂’之类的,王源扶着墙缓了好一会,被旁人点破的尴尬很快由喜悦所取代,一时间没表态。


直到这位旁人都忍不住说:“你不告诉他我去替你说!”话音落了便真的要推门出去似的,王源拽住他的衣服,阻止了。


“等等。”


“等什么?”


王源定了定神,顾翔这才发现他是在笑的,看起来有点神经:“谢谢你,但是有些话我想自己说。我们的事,还是应该我们自己解决比较好吧。”


吃瓜群众这才惊觉自己多管闲事过了头,挠了挠后脑勺:“也对也对,还是应该你们自己来。那弟弟,我先出去了啊。”


“对了,还有个事。”王源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还是别叫我弟弟了,我听着有点别扭。”


顾翔:“这也是专属的?!”


王源转动把手开门,笑意颇深:“差不多吧。”






-TBC




倒叙的部分全都结束了,然后吃瓜群众也可以退场了,接下来请两位男主开始他们的表演【。

评论

热度(2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