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仁云

YY92118(二十)

好文

薄荷甜酒:

生日之后,王源本以为再见雷耀八成要尴尬,可是没想到大半个月都没见到人。不过和王俊凯正处于热恋期的他也没有过多的精力去担心这个。


一晃就到了这一年的最后一个月,就在不少人还在祈祷十二月对自己好一点的时候,王源却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听到了有关裴谦的坏消息,而且这话还是从终于知道宿舍门往哪边开的雷耀嘴里得知。


“北城医院高护40057病房,他说想见见你。”雷耀表情冷淡,这幅态度简直是以前他跟眼镜说话的模样。


“裴谦吗?见我干什么?”王源皱眉。


“我怎么知道,你们这种……”雷耀正想说几句不好听的,可是忽然不知道想到什么,话到嘴边生生咽了下去,这让王源感到十分惊讶。


“反正……反正你去看看吧,他……不是很好。”雷耀有些别扭,终归是不太习惯为那个他爹的“小N”说话。


王源叹气,裴谦装可怜地技能一直炉火纯青,连自己都被蒙蔽了那么久,更何况雷耀这种刀子嘴豆腐心,一通火撒出来还担心对方有没有受伤的人。


“我抽空就去。”王源不想让他为难,勉强答应。


雷耀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再次离开宿舍。


这件事王源没跟王俊凯说,周六下午自己打车去了北城医院。


北城医院是A市最高档的医院之一,里面的高护病房不是光有钱就能住的,所以王源没料到他走进病房时会看到这么一副光景。


“你来了。”半靠在病床上的裴谦费力地勾起嘴角,看上去瘦了不止一圈,青黄的面容完全看不出昔日的模样,更可怕的是他整个右脸完全被包裹在纱布之中,些微露出的皮肉泛着骇人的焦黄。


“你……”王源咽了口口水说不下去了。


“最烦你这幅伪善的面孔,”裴谦满是厌恶,“我这样你不应该痛快地大笑吗,难道王俊凯没跟你说?”


“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对于我来说顶多是觉得自己交友不慎,以后不要多往来就行了,仰天大笑这种……大概你还够不上这个资格。”王源平静地说。


“随你怎么想吧,我找你来是因为……”裴谦从靠枕下翻出一个黑色的皮包,“我这副样子……肯定不能回家过年,你帮我把这个捎给我妈吧,算我求你的,等我……好了,你让我磕头下跪都可以。”裴谦使劲攥着皮包的边缘,损毁的脸因为不甘而显得有些狰狞。


“这不少钱吧,怎么不打卡上?”王源把目光转向病房淡黄色的墙壁,回想起那个明明还没他妈妈年龄大的佝偻妇女,虽然总是怕见生人的样子,可是每次他去裴谦家,她总会不知从哪里摸出两个压扁地夹心棉花糖,一颗给她儿子,一颗给自己。


心一下就变得跟那颗棉花糖一样柔软。


“卡?她字都不认识几个,根本都不会用那玩意儿,卡在我爸手上,打过去他就继续去赌,去吸毒,一毛都不会给我妈。”裴谦冷笑。


“这钱……是雷老板给你养病的吧……”王源看着那鼓囊囊的钱包,心里蛮不是滋味,生在这样的家庭,真的很痛苦吧。


“你少管,只要我人还在这儿,难道他会看着我死?更何况魏文祁本来就希望我生不如死。”裴谦不耐烦地把钱包往前面推了推。


“好。”王源伸手拿过那个沉甸甸的包。


……


走出医院时正逢暮色渐浓,披着霞光的灰色住院部大楼看上去就像一个艳丽的囚牢,无声地囚住一些人的灵魂……


今年过年早,所以年底的A大不知不觉已悄然笼在考试月的沉闷紧迫当中,图书馆自习室天不亮就排起了占位的长龙,而占位置的东西也五花八门的从苹果包子进化到滴眼液……


终于熬到最后一门考完,一片欢腾的学生们没几天就迅速构成了春运第一波的主力军。


费劲千辛万苦终于回来的王源最后还是被王俊凯领回家的,因为新家的地址他记不太清,只能拜托“新邻居”捎他一捎了,也省得爸妈再多跑一趟。


“妈我回来了!我要吃辣子鸡,水煮鱼,脆皮豆腐,酱猪蹄……”王源一进门就开始喊,源妈带着围裙从厨房跑出来,照着他屁股就是一巴掌:“就知道吃!哎,小凯也来了,晚上在这吃饭吧,把你爸妈也叫来。”


“谢谢阿姨,估计我妈就等您这句话呢,她总嫌做饭麻烦,老念叨您做的菜呢!”王俊凯行李都没来及放,这会儿顺手立在墙边,笑着换鞋进屋。


源妈听见这番夸赞一高兴就差使源爸再去超市买几个菜,看那架势是非要做出一桌满汉全席不可。


“完了,你这一句话,我们家估计要吃一个星期剩菜了。”王源佯装叹气,又挨了源妈一下,这才乐呵呵地带着王俊凯参观新家。


说起来,王源也是第一次欣赏装修好的新家。


宽敞的三室两厅两卫,装潢简洁,但是通过女主人的收拾,简单纯粹又不失温馨,家的味道十分浓郁。


“这就是你的房间啊?”王俊凯推开书房旁的房门饶有兴致地问。


“你想什么呢?”王源用肩膀撞了一下身边的人。


“我想什么了?!”王俊凯瞪大眼睛莫名其妙。


“咳……别装无辜,你是不是觉得我妈今天肯定留你在家住?”王源压低声音说。


“我没……”王俊凯转头又看了眼次卧忽然笑了,“不过现在想想也不晚,双人床哎……”


一脚踢向王俊凯脚踝,王源磨牙:“一定要坚定地拒绝,听见没!”


“为什么?!你住我宿舍那会儿我也没拦着啊?”躲开攻击的王俊凯悠闲地倚着门框。


“那能一样吗?又不一张床?!”王源着急地说。


“哦,遗憾吗?”王俊凯微笑。


“我看你挺遗憾的?”王源抬眼。


“有点。”王俊凯耿直地揉揉鼻尖,然后趁王源不注意猛地收起手臂把人圈进怀里。


“啊?!”王源有些慌,伸着脖子往厨房看。


“你慌啥,阿姨正炒菜呢,叔叔去超市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王俊凯看王源脸色都变了赶紧安抚他。


谁知道王源身子一旋带着他进了房间,不过力道有些猛,转了两圈才停住,最后还是被王俊凯压在了门上。


“哎……起开些,腰硌在门把手上了……”王源吃痛地往前一弹,嘴唇擦过王俊凯的颈侧,立刻就感觉到对方越发急促地呼吸。


果然下一秒王俊凯热切的嘴唇就贴了过来,比平时接吻时要急切得多,甚至有好几个呼吸间王源都被撩的忍不住发出细小的呻吟,可是这更刺激到某人看似坦荡实则暗自绷紧神经,恨不得要把他拆骨入腹……


如此放纵的结果便是一个在卧室反锁房门,一个躲去厕所佯装拉肚子。


源妈还一脸心疼地冲厕所喊:“怎么刚到家就水土不服了?”


……


晚上餐厅桌上摆着满满一大堆的菜,可是王俊凯爸妈却没来,这种情况实在过于平常,平常到关于这个问题源妈只说了三句话:


“他俩又加班啊。”


“那你多吃点,比小时候瘦多了。”


“晚上住这吧,家里也没个人气儿。”


王俊凯得意地朝王源眨眨眼,气得他猛咬了两口肘子。


吃完饭,两个小的承担了洗碗擦桌的琐碎工作,源爸源妈轻松地出门散步去了。


“哎,王源儿,明天去趟超市吧。”王俊凯擦干手从厨房出来。


“你要买什么?刚怎么不让我爸一起买了啊。”王源把垃圾系好,又拿了个垃圾袋套进垃圾桶。


“猪肉。”王俊凯说出了一样打死王源也想不出的东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问:“冰箱里还有肘子呢,没吃够你接着吃。”


“不是用来吃的。”王俊凯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翻了几下递给蹲在旁边的王源。


“策划还有你微信号呢~”王源的重点貌似不太正。


“这醋也能吃?你太可以了,看内容啊少爷。”王俊凯笑得收不住,伸手揉了把王源手感甚好的头毛。


“谁吃醋……我从来不吃醋,我只是陈述事实啊,策划确实有你微信号啊,你看她给你发微信,怎么不给我发?”王源丢下套好袋子的垃圾桶进卫生间洗手。


“人家在群里发的啊,微信号都是岳朦朦给的,你看看你手机,是不是都没过验证。”王俊凯无奈。


“是吗?”王源甩了甩手上的水要去拿手机,不料被王俊凯抢先一步塞进手里一张抽纸:“水擦干再拿。”


“知道知道。”王源顺势把纸团在手里滚了滚,这才伸手去拿手机。


“是吧?”王俊凯枕着胳膊靠在沙发上,随手拿着遥控器挨着换台。


“哎好像是啊。”王源这才通过了策划的验证信息。


“不过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催着交第四期干音,之前考试,她估摸着催也不会给她交,所以干脆等考完再说。”王俊凯换到一个歌曲节目,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说到考试,”王源往沙发里一歪,笑眯眯地说,“这学期的一等奖学金你猜谁拿了?”


“看你那高兴的样子,肯定是你呗。”王俊凯伸手牵过王源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嘿嘿,就是我,你不知道,我们宿舍那个眼镜,韩斌,他知道这事儿的时候脸都青了,那个不服气啊。”王源笑得十分畅快。


“是是是,你最棒,他怎么是你的对手。”王俊凯最喜欢看王源这样笑,仿佛只这么看着就能染上那份愉悦。



评论

热度(573)

  1. 抹茶蟹圆子君晓_ 转载了此文字
  2. 君晓_薄荷甜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