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仁云

-丑八怪-【1】

码着方便看

流质蛋黄:

分校园&成年


霸道忠犬凯X清冷天蝎源


学生时期:校霸X学霸


成年时期暂时保密。


强制爱,狗血虐文,算得上强强,会有不少校园成年play,HE,双洁1v1。


惊喜吗?意外吗?


序:http://12--10.lofter.com/post/3c8359_120b5ad8


------------------------


“妈妈,你不送我走了是吗?”


“对啊源源,妈妈不送你走了,以后我们会住很大的房子,你会穿上最新的衣服,吃数不尽的山珍海味,有很多很多的玩具,好不好?”


“好啊,妈妈。”小男孩乖巧地仰视着女人的面庞,“可是妈妈,你为什么要在我的脸上画画呢?”


话音刚落,小男孩便觉察到自己的上方,不知何时突然落下一滴两滴无数滴的水珠,它们错落地打在自己被染色的小脸上,小男孩赶紧用干净的小肉手点上了水渍,忍不住好奇用舌头舔了舔。


“妈妈,原来雨都这么咸的吗?”


  


女人慌乱地擦拭着从眼眶里接连不断涌出的泪水,在挤出勉强的笑容后,蹲下来紧紧搂住小男孩的头,搂得他密不透风。


 


“会变好的儿子。”女人哽咽着,被泪水吞没的双目灰蒙不堪。


“一切都会好的。”


 


--------------


 


“做噩梦了?”


王源不知自己的床边从何时多了一个人,只是自己被噩梦惊醒后汗流浃背的狼狈模样被人看到,令他倍感不适,


尤其当他看清来者何人时。


“王求,回你自己房间去。”


“你以为我愿意待你这屋啊丑八怪。”王求毫不掩饰语气中的鄙夷和不屑,“你别忘了,若不是你,我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我看那你就是嫉妒我,嫉妒我没你脸上那块令人恶心的红斑,嫉妒妈妈比起你更宠我。”


“她没有更宠你,只是你更蛮不讲理罢了。”


“你!”


 


王求瞠目结舌地怒视着此刻面不改色的王源,以往无论王求如何恶语相向,王源从来不予回应,由着他谩骂,今天却出人意料的回嘴,还正巧击中他的软肋,惹得王求怒上加怒却不知道如何还嘴。


 


脱口而出的王源此刻㛑暗自懊恼,平常面对王求的无理,他总能从容应对,今晚大抵是自己没能从方才虚实相杂的梦境中解脱出来,一时之间不能控制好情绪,才冲动应对。


 


然而两两相持的僵局熬下去只不过是影响自己休息,王源叹了口气,张口问道:


 


“你有什么事要我做的?”


 


“哼!算你识相。”王求逞能地哼声,“我在学校被人欺负了,你不是我哥吗?不该帮我出口恶气?”


“这就是你让我转学的理由?”王源眉头微蹙,“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让你天天陪我上学,辅导我功课?怎么可能。”王求嗤笑道,“我可不想让我同学知道我哥是个丑八怪。”


 


王源知道,得益于邹舒这么多年来的低调,外界没太多人去关心她家里的情况,而王求这种拖着条瘸腿,还分外在意脸面的纸老虎,想必在都是富二代官二代的私立学校里并没多能昂首挺胸做人,所以在学校受的气就往王源身上撒野。


 


但能让他大动干戈到让王源转学的程度,看来没少受欺负。


 


“你自己犯事,我没必要帮你。”王源拉起被子不想再听王求废话。


“我犯事?要不是因为我腿折了,会被那群混混抓着欺负吗?这还不是你的错?”


 


陡高的音量让王源心烦意乱,他起身,视线咬着王求不放,王求不服输地瞪了回去,跟王源呛声,


 


“还不是你从背后撞到我,我好巧不巧踩到玻璃杯才摔下去的,我看你就是故意推我的,你就是嫉妒我!你凭什么出现在这个家里,凭什么回来!如果不是你,我就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儿子,你算什么东西!”


 


被倒打一耙的滋味对16岁的少年而言并不好受,分明是王求捣乱故意给王源使绊子反倒自己栽了跟头,怎么到他嘴里变成王源自己蓄意使坏,好在邹舒了解两人的个性,或许其中也有王源的愧疚使然,所以邹舒从来没有把这件事怪在王源头上。


 


然而王源心如明镜,虽然事不是自己做的,但他不敢说自己毫无责任,的确是他抢了属于王求的东西,邹舒和王钊之把他当亲生儿子,在物质条件上对他很好,比年少在孤儿院的日子好了太多,他背负着弥天大谎,不敢妄想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现有的生活。王源想过的,没有他,王求压根不会年纪轻轻就把腿摔瘸。


 


摸着良心,王源知道自己并非毫无歉疚。


 


昏暗的灯光下,王求观察着王源晦暗不明的表情,看着他本该精致的脸上,生出从太阳穴至面颊不合时宜大块的红斑,王求也不知道自己心里为何一看到这块胎记,就仿佛窝着一团火,那团火烧的自己的手也不安分地躁动着,就在他伸手快要碰到王源的脸时,被王源发现,一个反手打落。


 


“你做什么?”


 


不敢直视王源幽深的眼眸,王求心虚地抽回手,赶紧扯着嗓子嚷嚷道:“我不管,你不帮也得帮。”


 


‘就当是还债。’


王源心中暗叹了口气,服输地开口,


“你怎么被欺负了?”


“上周我们开学典礼上,那人伸腿让我在几百人面前摔倒,还戏弄我是个瘸子爬不起来,每天派人堵我找我要钱,不给就把我轮椅给踹烂,怎样,欺负得够狠了吧?”


 


再怎么说王求也是邹家的孙子,再加上他这性格,被人欺负到这份上还不敢公开嚷嚷,王源眉头紧锁,面色严峻地发问,


 


“王求你惹上谁了?”


 


----------


 


“凯哥!”


 


嘈杂的KTV烟雾缭绕,王俊凯带着自己的人刚推开门,就看到几个不熟识的狐朋狗友各自搂着个着装暴露的女人软在人胸脯上,一个个跟被剥筋抽骨似的,门口偏偏是个脸生的招呼自己坐下,顺手递给自己一支烟。


王俊凯瞟了下眼前的圆柱体,猝不及防一掌将烟拍落在地,身后的郑铮见状,立马揪起那人的衣领,骂道:


“你丫的哪来的,不知道凯哥不抽烟?”


“您…您不抽烟?”


那人傻愣着望着一脸没好气的王俊凯,在被那双深邃的眉目狠狠盯了一眼后,瞬间腿软了半截。


“凯哥凯哥别气,新人,不懂事。”


沙发上的陈火烽走了过来,拢了拢王俊凯的肩膀,对着那人毫不客气地踹了一脚,呵斥道:


“你看你,是不是没带脑子出门?刚跟你说了,凯哥不抽烟,不长记性啊。”


“我…我…”


那人顾不上被踹的屁股,赶紧跪着,战战兢兢地给王俊凯赔不是。


“解气点没。”


王俊凯冷漠地扫了跪在地上的那人一眼,转而看向身边的陈火峰,


“废话少说,最近老爷子管得严,我出趟门时间有限,怎么?学校里还没见够?”


“这不是时时刻刻惦记着您吗?”


“少恶心人。”王俊凯冷笑一声,“又缺钱了是吧?”


“学校里被人盯得紧,有些事不大好说。”


“要多少?”


“不多不多,10万,给马子买个包。”


“怎么?”王俊凯一脸看笑话似的,“你现在穷的连10万都拿不出了?”


“你也知道,我家不比您家,就是个做小帮派,老爹炒股最近赔了个几百万,我哪敢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转钱。”


“知道了,以后五万的事就别喊我出来。”王俊凯冷漠地往门口站着的人一指,“直接要郑铮打给你。”


“好好好,麻烦您嘞!”陈火峰见事情很顺利,立马谄媚一笑,


“既然凯哥难得出来,要不要我多喊几个妞过来玩玩。”


“脏。”


虽知道王俊凯平日里对男欢女爱的事情提不上兴趣,但当着众人的面如此扫兴的直言不讳,顿时包厢里的人面面相觑,然而在场没人有雄心豹子胆敢招惹王俊凯,陈火峰见王俊凯面色不好,赶紧耍小聪明开口,


 


“凯哥怕脏,理解理解,那要不找几个雏儿?”


 


王俊凯随手抓了个玻璃杯喝了两口洋酒,暂扫了眼在场的女人后,嫌恶地努了努嘴,赶忙兴致缺缺地摆手,放下酒杯没等人招呼就起身出门,动作快到令所有人咋舌。


 


“你们自个儿玩去吧,我走了。”


 


“你们说,凯哥这人还真是奇葩,明明王老爷子黑帮老大了,他倒活得干净。”


等王俊凯走后,跪在地上的人终于敢起身抱怨了两句,


“话也不是这么说。”陈火峰狠吸一口烟,“人老爷子现想往白道转,说不定是要给他孙子落得个干净名声,不想拉着王俊凯参合那些勾当。”


“谁知道他们家怎么想的,这年头黑帮出身不抽烟还不泡妞,传出去真是奇了。”


“会打架就行了,你见过几个人15岁的时候就能带着20个人不到,把东南西区的毒蛇们打趴下,放眼Z市,敢招惹他的人,估计就他家那几个姓王的了。”


“说起姓王的,上周我们学校惹事的那个瘸子不是也姓王吗?”


“那小瘸子也是个奇葩,居然就因为饭被撞撒了对着凯哥骂骂咧咧了5分钟,等认清人后怂的差点跪下,换做以前,凯哥早把他按在地上,让他把地上的饭吃进去了,最近老爷子派人看着他,所以他就让我去给这个小屁孩讹点钱让他识相,也算这小瘸子走运。”


“废话少说,讹了多少?”


“初一的小嫩仔能有多少钱,还不够塞牙缝的,今晚的开销都付不起。”陈火峰不满地翘起二郎腿。


“那哥,咱们再去讹他个一周怎样?”


“好主意!”


 


一扇玻璃门隔绝了室内喧哗和大笑,等王俊凯出门,身后的郑铮突然笑出了声。


“你突然笑什么?”王俊凯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笑你啊大哥。”郑铮无奈地摇摇头,“刚一提到给你找妞,那个脸绿的都发蓝了。”


王俊凯想起包厢里恶俗打扮的种群,恶心劲还梗在喉头过不去。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不正经的女人。”


“说的你好像喜欢过正经的似的。”


王俊凯听着郑铮含混不清的嘀咕,莫名火大,“你他妈瞎叨逼逼些什么呢。”


“没事没事,你开心就好。”郑铮笑道,“我只是觉着,一般我们这年纪的男生看AV都得开点窍了,你都17了,这人帅腿长还多金,又不缺女人献殷勤,怎么就无动于衷呢,不会是…”


 


意识到郑铮不怀好意瞄向自己下身的目光,王俊凯不服气地怼了回去,


 


“去你的,我健康的很,只不过我每天被老爷子看着练打架,哪有心情管什么女不女人的,再说了,那些东西有什么好看的,不就多两个大白馒头吗?你这么喜欢,赶明儿给你家里寄一百个白面馒头。”


“得别了,这天热的,没两天全馊了。”


郑铮怕王俊凯当真给他家寄馒头,赶紧拒绝,


“不过说真的,老爷子只是不让你沾些不干净的东西,没让你不找女朋友啊,你不知道现在外界都怎么说你的。”


“怎么说的?”


“说你是这个。”


郑铮立马竖起两根指头,指尖对着指尖,一边来回磨蹭着,一边目光狡黠地观察着王俊凯表情的巨变。


“滚,谁!谁他妈说的!”


郑铮吹着口哨摇头晃脑,一副事不关己的样,


“我笔直的枪杆子似的,贼恶心这档子事。” 王俊凯气的在原地蹦跶。


“哦。”郑铮继续事不关己地哼着小曲儿


 “好你个郑铮,不信是吧,不信明天我上学就找个女朋友去,看谁还敢碎嘴。”


“好好好知道你王宇直行了吧!”见自己激将法成功,郑铮赶紧顺着话接了下去, “我看我们学校校花挺不错的,只不过给你写情书你全都折飞机去了,既然要找女朋友,不考虑考虑?”


“漂亮吗?”


“校花,能不漂亮吗?”


“成绩好吗?”


“大哥这是重点吗?”郑铮愁眉苦脸道,“长的好你就别要求人成绩了行不。”


“好好好漂亮就行,带出去威风,你明天把她带来给我见见。”


“遵命!”郑铮喜笑颜开,掏出手机在王俊凯眼皮子底下发了个ok出去。


“郑铮你小子胆肥了啊,敢利用我赚外快啊!”


 


王俊凯嬉笑着推了郑铮一把,把人推到驾驶座上给自己开车,人流渐散的深夜,高级跑车的引擎声轰隆隆地叫着嚣发着狂,以无比招摇的姿态地划破静谧夜空,在灯光璀璨的马路上留下稍纵即逝的尾迹。


 


----------


“王俊凯?”


王源重复了便王求口中的名字,一个对他而言分外陌生的名字。


“所以他在5班?”


王求点点头。


“你想让我做什么?”


“找机会照我说的做,让他当众出丑就行。”


王源想想,比起暴力斗争和违法乱纪,这样的报复不算难事,


“我就帮你一次,但是事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好比你不想见到我,我也不想招惹你,在学校,我们就互不认识。”


 


“求之不得。”


 


王求见王源竟然答应了自己无理的要求,除开幸灾乐祸的心情外,竟然也徒生些许不安宁,他知道王源一直在氛围良好的公立学校读书,对他们学校混乱的圈子交集毫不知情,更不会知道自己得罪的其实是Z市赫赫有名,占据着黑白两道,称霸一方的王雄坤的孙子王俊凯。


 


不过只要能让自己摆脱这尊大佛,换王源当替罪羊又何尝不可。


 


暗骂了句白痴,王求自寻安慰地边想边走出王源的房门,而不知王求心思的王源,只是在那人离开自己房门后,偷偷地反锁上房门。


 


毕竟他只有趁着墨黑不甚清晰的夜色才敢走向镜子,鼓起勇气去看那块玻璃反射下,如同丑八怪的自己。


 


 


“你又要陪着我,去见更多的人了。”


 


王源木然地抚摸着脸上的那块猩红胎记,任一丝苦笑从唇边溢出。


 


----------


省的你们瞎猜,交待完俊凯的身世再撤。


看在勤劳的份上,希望你们宠我,thanks!

评论

热度(3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