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仁云

我未能一往无前的恋爱5

受不了了……怎么能写得这么温柔这么好😭

MoeAm:

继续一往无前!


 


5.


 


这种感觉就像是,坐在礼物盒面前等了很久,结果终于能打开了,却不是惊喜,而是一个恶作剧拳头跳出来,狠狠打中了自己的鼻子。


也没有难受和很剧烈的惊慌。


大概天生的,王俊凯遇着什么事都很镇定,小分队里他是年纪最大的,平时要是他都慌了那可就会变成最糟状况。这也是为什么一堆朋友都帮倒忙,他还是没有说他们一句的原因。


看到那三个不带任何感情的字,他只是有种微妙的堵。


他曾经以为送出手机,靠短信借以联络,那么两个人就会自然而然变得亲密起来。但当时他没料到这第一道联系就挺烂的,没有亲密起来,也和以前一样,王源还是一个未知。


未知。


这和知道王源是几年级几班家在哪儿不一样,这种只是知道了山和海的坐标,但是山上和海下有什么他完全不知道。


就是不清楚他到底会以什么样的状态出现,在他一往无前的路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他可以用第一条短信发我吃了全部的零食开心吗,他也可以像这样冷冰冰一点感情都不带说拿回来。


因为选择权在王源那边,而这个选择权是王俊凯特别给他颁发的。


 


放学后王俊凯来到高一2班的教室,里面人都走光了,值日生将地面清扫干净,窗户漏进粉霞稀薄,风吹得墙壁贴着的八荣八耻卷起边来,王源就趴在八荣八耻旁边的桌上,埋着头睡觉。


王俊凯想象了一个美好又浪漫的画面,如果以后王源变成了他的男朋友,那他也会这样睡在放学后的高一2班等自己。


于是他又高兴了起来,往前踏进了教室,绕过被值日生架起的桌椅,坐到了王源身边。


他瞄了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觉得好近。


他忽然不想王源很早醒来了,想在这个教室一直坐下去,两个人从黄昏坐到傍晚,就算一句话不说也都无所谓。


不过王源睡的很轻,王俊凯一坐下就醒过来了。天有点热,他睡的很沉又很不舒服,睁不开眼,迷糊了很久才发觉身在何处。


模糊中王源看见苏鹏还坐在旁边,晕乎乎问:“你怎么还不回家啊……”


这个懵懂发问,头上还翘着几根呆毛的王源又砰砰砰打中了王俊凯的心,他一阵头晕目眩。


十环高分!


王俊凯:“我,我等你啊。”


他的声音完全变声,和苏鹏尖嗓完全不同,那种噙着薄荷糖的沙子质感让王源完全醒来了。他以为是别人,没想到是王俊凯。


于是哦了声,问:“你怎么来了?”


王俊凯犹豫了下,还是拿出笔袋,解释道:“常远和我们玩大冒险呢,他输了,把你笔袋拿跑了。”


王源拿了过来,丢进桌厢,“嗯,知道了。”


生气了?


王俊凯见他站起来要走,也站起来,“不要生气嘛,大家就是玩玩。”


“没生气。”王源说,“你让让,我该回家了。”


“拿回来。”王俊凯不让开,笑着看他:“就这个语气还没生气?”


王源没说话,忽然看了他半天,然后也没打算走了,将瘦削的背整个抵在墙壁,盖住了八荣八耻最下的耻字。他非常平静地陈述一个事实,“我的笔袋被人拿走,我只是拿回来而已。”


什么意思?


王俊凯的脑子快速嚼这句话,然后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他明白王源的意思了。


拿回来的意思,只是拿回来。


他不代表生气了,也不代表恼羞成怒,他是在做一件在他看来非常平常的事。王俊凯被一种情绪抓住了,前所未有的。他也忽然就懂了,为什么王源刚刚把他误认为别人,他甚至都忘记他发过那条短信,要过他的笔袋。因为这件事完全没在他心上造成波澜。


他是不在乎。


王俊凯想清楚这一大堆问题,有些晕眩,再看王源,觉得他背后那个耻字微微扎眼。


见他一直愣神,王源也不打算从这边出去了,撑桌一跳,已经拍着手走了出去。


王俊凯醒过来,下意识说:“我送你。”


“不用。”王源想起什么,扭头提醒他,“那些吃的,你今天拿走吧,太满了,老班批我了。”


然后就走了出去。


王俊凯坐下来,看了看那个满当当的抽屉。那是一个多月以来漫长的心意,他以为有的事努力之后,会看到期待的好结果,喊出去的话,能从峡谷这边听到回音。但是心意摆在这里,和摆在货架没有区别。


这些零食摆在货架上,还没有被他买回来的时候是无主的,工厂像上帝造人一样只是生产出了他们。等买回来了,先是变成王俊凯的心意,然后他将心意送给了王源,然后他们就一直摆在这儿落灰。


今天也是老班说他了,给他造成一点困扰,他才会让王俊凯拿回去。


因为王源没有接受这些心意,他也不在乎。


王源也不在乎他。


不在乎罚站,不在乎他的告白,不在乎三分球游戏,不在乎这些零食。那封信虽然不见了,但想必王源都没有看完。


王俊凯递出心意,微笑道:我想做个梦给你。


王源不在乎这个梦。


 


不在乎,是个看起来不打眼但很致命的问题。这意味着你所有的直球都会打到一团棉花上,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非常糟糕,比王源骂自己有病还添堵。


你想靠近他,发现动不了。


你想突破障碍冲进去,发现根本找不到入口在何方。


王俊凯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问题,他的问题只存在于冲过头了要么别人受伤,要么自己受伤。


现在在王源的眼中就跟相安无事没什么区别,即便他这边骑车上学,认真写信,但那只是发生在他世界的单恋,只感动了他一个人。


王俊凯回去想了想,不在乎,很简单,那就变成在乎。


动不了,也很简单,挣扎出来,继续走。


找不到入口,那就每条路都试一遍。


他把零食拎了回去,也没扔,没给别人,就放在自己床边,他觉得总有一天王源还是会吃掉它们,那个时候它们必须在。


以后不送零食,不期待他吃喝和用手机,他决定换一种方法。


王俊凯觉得之所以停在原地无法动弹,是因为他一开始就选择了莽撞的方式,兴冲冲去告白之后,王源也对自己有了防备心理。


那他决定不再摇旗呐喊冲上山头,他要细水长流使水倒流,流向山顶。


他要和王源先变成朋友。


朋友,好朋友,男朋友。


完美。


 


王俊凯因为这个不在乎小小的失落了下,订好计划以后马上又勇敢了起来,他又一往无前了。


王源叫他拿走零食的第二天,也是天刚蒙蒙亮,王源刚从工地回来,意外地在巷子口看到了王俊凯。


那个时候他已经又累又困,眼皮都睁不开了。


而王俊凯比他要有活力,正盯着一只趴在墙上的白兔子,手还不怀好意地伸出去,打算悄无声息的揪住那又长又白的兔耳朵。


王源不知道这个人这么早干嘛来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起这么早也看起来这么有活力,他只想睡觉。


不过他觉得那只兔子要是被王俊凯抓住了挺可怜,于是在后面踢飞了一只瓶子,吓得兔子飞奔逃窜,跑了。


到手的兔子被吓飞,王俊凯倒也没有不开心,他是来向王源打听事的。


“你在哪儿打工呢?”


王源有点清醒了,心想你是想破我财路吗,立马说了句,“我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王俊凯看着他眉开眼笑,“你以为你是兔子?”


问王源问不出来,那王俊凯就去问叶武炎,没有八卦小王子叶艳艳不知道的事。


叶武炎皱眉,“你得给我点时间打听打听。”


“那你可得赶快。”


“你急什么哪?”叶武炎纳闷,“再说你问出他在哪打工又要干什么?他不都拒绝你了吗?”


王俊凯说:“拒绝了就不追了,就不能喜欢了?”


叶武炎被他问得噎住,“行,你行。”


得知王俊凯是想从朋友先做起,叶武炎整个叹服了,“哥们,你真是情圣。”告白被拒也没见王俊凯有什么气馁,他整个人的状态就像被宇宙飞船拒载了还开心漂浮在宇宙的宇航员。


王俊凯简直是无解,好像没什么可以打垮他,威胁到他放弃王源。


叶武炎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觉得这样的状态看着挺渗人的,来个人把宇航员王俊凯的气一掐,他就活不了了。


叶武炎忍不住问道:“你非要较真吗?”


王俊凯没懂,“我没较真。”


“你看起来就跟置气似的,胜利太多场,这回突然失败了,心里过不去,所以一定想要征服。”叶武炎说:“何必呢,多累,换个人吧。”


怎么都叫我换个人。


王俊凯想起坐在那个黄昏坐在2班教室的心情,心中又甜又涩,“不换。”


叶武炎点点头,“行吧,随你,不过你就没什么原则吗?你看你,喜欢他好像都没有原则了。”


原则底线么。王俊凯想了挺久,“不能把我当傻子。”


“三分球不是被耍了?”


“那个不算。”王俊凯说:“那是他和我玩呢。”


他和我玩,和他玩我,是两码事。一个是同等智商能力上的对垒,一个则是站在高处俯瞰,不屑地将感情玩弄。


叶武炎哦了声,“……这就是双标嘛!”他反应过来了。


 


等了一天,叶武炎问出来王源是在他家附近的一个建筑工地打工,王俊凯知道地址当晚就去了。


十点人到齐了,王源看着对面站着的人嘴角抽了抽。


王俊凯带着一个钢盔帽,尘土飞天也掩盖不住眉眼闪亮。


工地上干活可不比高级会所,出的是力气,外行人习惯喊这叫搬砖,但是比这更苦更累的活多的是。王源是习惯了,再加上人精儿一个,早就在这儿混熟,所以也可以轻省一点。


王俊凯就不是了,初来乍到,外加从未干过粗活,又不知道如何省力,扛过几包东西肩背就被勒出一条条的红印。王源也不劝他离开,他知道这儿的苦和累,他赚够了也要跑人的,王俊凯干几天活就会知难而退,准跑的比他还要快。


但他错了。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每天十点半人一齐,他都能在对面看到眼睛闪亮亮的王俊凯。那样明亮的双眼,从未在这里见过,也从未在他身边出现过,就是镜子里的自己,也没有那么亮的眼睛。


他哪里知道呢。王俊凯这双眼之所以这么明亮,只是因为在看着王源。干活是累,熬到那么晚也挺困,不过这些又困又累的不舒服都在看到王源身影的那一刻烟消云散了。


王俊凯手机里也因此多了许多王源的照片,大都是带着盔帽浑身脏兮兮的,任凭谁都看不出来这是王源,或许叶影都认不出。但王俊凯还是特高兴,专门设了一个相册,名称从三颗红心变成K心Y然后最终在一个无法抵挡的甜蜜夜晚变成了我的源酱。


一直沉迷热血漫的王俊凯没想到还有他给人起名叫X酱的时候。


这个粘腻腻的名字没有叫任何人看到,王源自然也没有。王俊凯倒是不怕王源生气,他就觉得起码得到王源给他设个‘我的俊酱’的相册了,他才会欣然应允能够互相展示。


一周后的一天晚上,王俊凯正在休息,他一手抓着水泥搅棍,一边使劲摸背上的伤口,刚刚不小心被墙豁口刮了下。


“别动了。”背后传来个人声,“你够不到。”


王俊凯回过头,“王源儿!”


王源扫看伤口,“回去包一下吧。”


“你这是关心我啊。”


王源听了就没好声音了,“我没那么好心。”说完就要走,王俊凯站起来一把拉住他。


王源被他一拉,吓了一跳,立马抽回手警惕道:“你干什么?”


王俊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也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了,好半天才出来一句:“都过来了,就坐坐啊。”


“不用。”


说了不用王源却没走,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东西,扔给了王俊凯,“在工地上干活的时候,你带着这个。”


王俊凯一看,是个叠成方块大小的符,隐约看见招财进宝护宅平安的字样,“这是干嘛的?”


王源说:“招财。”末了怕王俊凯误会特意解释,“替我招的。”因为多年辛苦赚钱,王源比较迷信,他有点怕王俊凯进来冲了他的财路,最近眼皮也老跳,这才给了他一个招财符。


这下财官印结,富贵双全,高枕无忧了。


他说完就跑了,剩下王俊凯一个傻乐。


只是结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财官印,王俊凯却像收到什么不得了的礼物似的。他回去找了个金葫芦,将符卷成小筒插了进去,随身带在了脖子上。


不知不觉,已经在工地做了两个礼拜。王源坚持下来是生活所迫,王俊凯却是陪着王源乐在其中。休息的时候还能坐一起说个话呢,以前哪会这样。在工地干活多开心啊,王俊凯看着王源的手,又看看自己的,转头的时候头上的土都在簌簌地抖,但他还是觉得土不遮光,可真他妈的配。


他的手和王源的手,简直就像前世今生的牵牛花,天生就该牵在一起。


期间叶武炎也想来,王源和王俊凯同时拒绝了:“不行!”


王俊凯:拒绝三人游!


王源心想来什么来,他没符可给了。


这落在王俊凯眼里叫做默契提升了,于是又砰砰砰给王源撒一堆高分。


很快就到了工地工作结束的那一晚,中间休息的时候王俊凯到处都没找着王源,后来路过一个巨大的斜板,爬上去一看,王源正躺在上面。


王俊凯也爬上去了,这儿还挺像个露天天台,王俊凯两三步到了王源身边,热得不行,把衣服解开了。


他见王源躺着,一句话也不说,就跟睡着了似的,也跟着躺在了旁边,故意很大声地咳嗽。


王源的手肘动了动。


王俊凯本来要说话,被王源打断了,他说:“我明天把钱还你。”


“行啊。”王俊凯不说不还的话,最近也算摸清楚了王源的性格,但他还是加了一句,“你慢点还也行。”


王源不再说话了。


王俊凯侧头,看同一个平面上的王源,王源的眉毛,眼睛,眼睫毛,鼻梁,嘴唇,还有万千平行的星辰。


如果我出生时候看过一副美景,那应该就是这样了。王俊凯出神,问王源:“我们现在算是朋友了吧。”


“朋友?”王源睁开眼,看着缀满星的夜空,“我没有朋友,也没打算交。”


“是吗?”王俊凯惊讶,“可是你们巷子里,你们高一,有很多人都挺爱跟你玩儿。”


“玩儿跟交朋友又不一样。”


“他们肯定当你是朋友。”王俊凯就像一个哄孩子的哥哥。


“我无所谓。”


你有所谓。


王俊凯看他嘴硬张狂,也不戳破,悄悄伸出手,慢慢在白色铁板上摸索着。他觉得心脏要抖出来了,于是咬住了上下排的牙齿,手指慢慢摸向王源随意搭着的胳膊。


往前走。


他就像一个小小士兵。


向前走啊。


人生难得遇到如此挚爱的山丘,后退和停留都太过浪费。


王俊凯终于摸索到了王源的手指,岂料王源却像碰到地雷般甩开,前半身马上抬起来了。


那一刻的心情无法形容。他的甩开让王俊凯一愣,脸后知后觉烧了起来,然后可能是装了太久的乖男孩,心里一直存在的莽撞破了口,决堤后涌来一阵失控的激流,促使王俊凯比王源还快地翻身,双手控住王源的手腕,抬头紧紧地盯着他。


王源第一次露出震惊的表情,而后他恼羞成怒道:“放开。”


“我不。”王俊凯脱口而出,“除非你承认我是你朋友。”


不放。


不想放。


大概是他虽然追求却也一直停在安全区,王源才默许了这种跟随,但显然他对王俊凯了解不够深,他是小分队的头儿,是那些人霸道的哥哥,对朋友从小就蛮横霸道,何况是喜欢到不行的人。


但王俊凯显然也对王源的了解不够深。


下一刻,王源立即抬起头,狠狠用额头撞了过来。


王俊凯闪开了,但左侧太阳穴还是被撞伤了。王源下了十成力气,他平时是怎么砸工地的石头的,现在就在怎么砸王俊凯的脑袋。


王俊凯被撞疼了,那股失控的激流又在作祟。


他偏着头停了半晌,突然就附身过来了。


亲吻的姿势,一往无前。


对啊,就是这样,这样一往无前地前进,摔痛了没关系,被撞疼了也无所谓,我的伟大航道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我要靠着我自信风帆一往直前。王俊凯踩住了油门一直向前,只想狠狠亲过去。


但是在最后一刻,他停下来了。


身后响起了工地石头爆破的声音,王俊凯愣愣地看着面前咫尺之间的王源的脸,他紧闭双眼,眉头很深地皱着。他很不开心。


造成这些不开心的原因是莽撞的我,是我的一往无前。


王俊凯在上方,他的衣服散在王源身体两边,他是如此想把这个人就此包起来,抱回去,藏起来,可是没有,他忍住这些念头,然后放开了王源的手,翻过了身,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躺了下来。他不想看到王源那种表情,他想他开心,快乐,无忧。奶奶说过,爱是伸手想触碰却放开。他从前只是知道这个道理,但他刚刚用行为把道理刻在了心里。


王俊凯好像模糊懂得了点什么,光是一往无前是没有用的,他一直偏执相信爱意一往无前,却让他在刚刚的临门一脚踩了急刹车。而令人惊奇的是,这才符合他的心意,如果就那样亲下去,他肯定会后悔,他肯定会付出不小心的代价。所以他收回,他停下,他小心了。


王源胡乱穿上衣服,从另一面跳了下去。


王俊凯低声道:“对不起。”


王源或许没听到,也或许听到了没有理。王俊凯喃喃:“对不起。”而后他又说:“可我喜欢你。”


石头爆炸声还在继续,宛如砰然炸开的烟火,他放肆说出真挚不过的心意。那又苦又涩又甜又烈的少年心意,一遍又一遍。


我喜欢你 喜欢你 喜欢你 喜欢你


他觉得这么大的声音,这么近的距离,王源肯定能听到。


如果他听不到。


那也没关系。


那他就会再喊大声一点,会再往近走一点。


直到他听到。


 


tbc


 


光是一往无前是没有用的噢


而且我的o酱 你其实也是个不懂感情的小孩啦



评论

热度(450)

  1. 小企鹅MoeAm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