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仁云

【凯源· 演员· chapter1】

作者是从十年后穿越回来写的吧。希望我们的宝贝们能幸福。

画舫落雨听春:

演员




 




——全世界都以为,我们真的曾经在一起——




 




Chapter 1




 




二十三岁那一年,王源选择了暂时休影,赴美深造IFA两年。娱乐圈里在他这个年纪会选择这样急流勇退、更上一层楼的年轻人不多,因此当时这个事件居然占据了一个星期的热门头条,且一个星期后热度不见丝毫减退,直到被一个国家层面的大事情盖过,焦点才从他身上转开。




行业内专业做媒体的朋友曾为此打趣他,说全世界的媒体潜规则都是用名人轶事盖过政治焦点,偏偏到他身上,事情倒是反着来。




王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算妥当,于是打了哈哈蒙混过去。




去美国之后他倒是正儿八经地谈了几任华裔女朋友,真心实意地谈,个个都是家里头别墅豪车游泳池,还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姑娘,盘靓条顺得身边男生都眼红。其中有个姑娘,据传还是祖上四代可溯源到开国元老,因此她和他在一起之后,洛杉矶的华人圈都是好一阵震动。




但是奇怪的是,无论谈的女朋友条件有多好,在他手上最长盘不过三个月,而且分手理由都类似,无一不和现在他坐在咖啡店里,听对面姑娘哭诉的内容一样。




“我就是觉得委屈,”她抽噎,“我从来不觉得我真和你谈恋爱了,你根本就不是真的爱我!”




王源翘着二郎腿,颇为无聊地看窗外的风景,一只手还在桌子下面不耐烦地按着打火机。他听得对面人心烦,似乎有点烟瘾上来了,但是又不好真的站起来出去抽烟,所以燥郁感更盛。




“你是不是又看上哪个包了?”王源扬起眼扫了她一眼。他的眼是内双丹凤,抬眼看人时本来就有几分冷冷清清的味道,如果再加了点多年演戏学会的威势进去,更是能让被看的人从头一盆冷水浇下,寒气渗进骨子里去。




对面的姑娘被他看得竟往后噎了一个嗝,然后下一秒,不出意外地,哭得更夸张。




“我缺一个包了?我自己买不起包不成?”她上气不接下气,哭到假睫毛都歪掉,“我家里有的是钱!之前让你给我买包,是因为你是我男朋友,难不成你觉得我是为了包,才给你上的?”




王源嫌弃地扯过纸巾递到她眼前:“话别说得那么难听。还有,你能不能先把你自己脸擦擦,眼线全花了,整张脸都是黑一道白一道的,很丑。”




一边不知道为何条件反射地毒舌地嫌弃,他一边想起之前拍戏时跟他轧戏的女星,演哭戏时从不见哭花妆。当时觉得大约统统都是这样,现在倒是想明白了,殊不知人家都是旁边三个五个人帮忙补粉底和唇彩,哭的时候连肌肉走向都是提前设计好的。现实怎么可能也能像偶像剧,女孩子哭得花容失色也不失美艳——失色就是失色而已,不吓到路人算不错了。




对面的现女友听了这话,先是止住哭泣声,不可思议地看了王源一会儿,到底也不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姑娘,立马就完美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她哗啦啦地开始大动作收拾桌子上的手机,耳机,纸巾一股脑地塞进手包里,眼看着手包都满得要溢出来了。“王源,就这样吧,咱们好合好散。”




王源颇为懒怠地一句话不说,整个人往后倒在沙发上默默看这姑娘收拾完,然后一个眼神也不给自己,蹬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大步流星抬着下巴地走开。倒还是三个月前认识他时的那只,连瑕疵都不允许自己有的白天鹅。




他长叹了一口气,摸出手机给他同住在洛杉矶的助理发了条信息,督促他务必要在今天内把刚上市的新一代索尼PS系列游戏机买到,并且写明了还要装好在起居室的电视机上。




顺手给王俊凯发了条信息。




与他相比,王俊凯的感情倒是太按部就班一帆风顺了。对方是圈内小花,与王俊凯的年龄一样,早几年前就公开了。说起来,当初准备公开前,公关团队还颇为未雨绸缪地设计了全套方案,连王源都不得不作为公关方案里的好友角色全程跟进,随时准备有行动来导向舆论。谁知,当时只是发了第一条公开的微博,居然就迅雷不及掩耳地获得了粉丝和路人一边倒的祝福,后续的公关通通作废。




所以啊,公关方案设计的大数据概率推测,也从来都是达不到百分之百成功可能性的赌注罢了。




而且公开后对王俊凯和他女朋友的事业目前看来只有帮助没有坏处。照王源经纪人的说法,社会经济水平越高,群体性的对于精神上的完美模范需求就越大。在这样的情况下,完美情侣所能获得的社会认可度,也会远远大于一个人所能达到的高度。




王源同意这个观点。




但是同意并不等于他也会这么做,恰恰相反,他致力于扮演好自己自由玩家的身份,并且乐此不疲。




王俊凯的回复微信来得非常快:“垃圾,你是不是又被甩了?”




“什么叫做又——哎等等,什么叫做被甩啊?!我都是和平分手好吗?”王源懒得打字,于是吊儿郎当地半倚在沙发上发语音给他。“还有你,别以为我会忽略时差。你怎么凌晨了还不睡?”




语音发过去,不一会儿就接到了对方的Facetime邀请。




屏幕先是出来模模糊糊的王俊凯的上半张脸,浓密的剑眉和浓密的睫毛占据了大半个手机屏幕,角落里出现一点点鼻梁的影子。他该还是在演戏,明显地上了妆还穿着道具古装,头套箍得紧紧地,连带着一双剑眉都要飞入鬓里去。




“后退一点后退一点老头子,”王源戴好耳机喊他,“教你视频教了八百遍都学不会正脸对着摄像头,九零代就是年纪大。”




王俊凯好歹在折叠的小桌子上放好了手机,然后身子往后退了退,于是便露出了身后一半浸入黑暗一半强光的宫殿来。




王源皱了皱眉。




“怎么还在拍戏?你不是说这一次剧组把你时间排得很好,都没有夜戏的么?”




画面有一点点延迟,可能是王俊凯那边信号不太好,就看他只是愣愣地盯着手机屏看了很久,久到王源都怀疑是不是断了网。




“没有夜戏也顶不住过戏过不了。”好半天王俊凯终于有反应了,他一面苦笑,一面裹了裹羽绒服,“你不知道这个导演有多挑剔,今天我有场戏拍了快三十遍,才勉为其难说让过的。”




“不就是个古装偶像剧么,”王源一脸八卦地往镜头前凑了凑,“而且还是跟你家姚仙子一块儿搭的戏,戏感该很好才是,怎么回事?”




闻言王俊凯马上就垂下眼帘躲避开了王源探究的视线,口里的语气略严肃了点:“你这话说的也太没水平了,照你这么说我和她搭戏就能拿影帝了?”




“哎我也没这个意思。”王源忙解释,“我就是开个玩笑……”




“以后别开这样的玩笑。”王俊凯木着一张俊脸回答,“你要没事我就先挂了。”




“别啊!哥们儿,”王源看他是真生气了,只好讨饶,“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成不?以后我再也不在专业问题上开你玩笑了,我发誓!”




王俊凯往后环住双臂靠在椅子上,似乎好整以暇地审视了他一会儿,才微微抬起下巴,眼神自上而下地勉为其难点点头:“以后没有第二次。”




拍戏这么多年,要演个逼人就范的上位者,对王俊凯来说已经是信手拈来了。他本来就天生有点儿生人莫近的气场,小时候演过几场君主戏,立马就能把通身那种冷咧咧却又君威难测的味道给琢出来。这气势很难得,所以后来演戏难免陷入固定化和模式化,远不如王源当初接戏的角色兼容度高。




他花了很久去琢磨去改变,去尝试着把自己接到的角色演绎到最接近。这之中的过程不可谓不艰辛,难得的是王源还一直能耐心陪着他反复地嚼一两场戏,少年时期有时候两人对戏对到半夜也不是少数。到后来,王俊凯甚至养成习惯,一接到剧本先和王源对戏培养感觉,到心里有底了才去和真的需要在剧中有对手戏的演员去培养戏感。




反正这个世界上有且也只有一个人,既知晓他真实性格和面目,还能嘻嘻哈哈地接得住他扮演出来的那个角色,无论好坏。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王源说,“说回正题,我找你可不是为了只看看你在干嘛的。”




王俊凯闻言皱起眉头:“难不成你还想好好跟我讲一讲你怎么跟现在这一任女朋友分手的?”




“倒也不是……”王源叹了一口气,“……只是我真的有点厌倦反复这样了。见一个还不错的姑娘,试着处处,但是总有这样那样的对彼此的不满意,最后还总被她们说我‘不爱她们’,我真是,委屈大了诶我……”




王俊凯的表情隔着一层屏幕,看起来晦涩了几个度,似乎是旁边一盏很亮的场灯移到了另一个方向,使得他整张脸都不太看得清楚了,几乎要被吞没在他身后的黑暗里。




他一开始没说话,半晌忽然勾出一抹笑容来,舌尖快速地舔了舔下唇,露出一点点虎牙的尖来,这笑容看起来就有了漫不经心的感觉:“我怎么知道,我可从来不用担心怎么讨女朋友的欢心。”




“是,你厉害,你和姚仙子相爱到人神共愤,谁都知道。”王源从旁边扯过抱枕来,翻了个颇为生动灵活的白眼给他:“总之就是我没用,好了没有?”




“哎,你跟我说实话,该不会是……你那方面不行吧?”王俊凯突然凑近摄像头,带着那抹痞痞的笑,特别小声地说。




“走远点。”王源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想要板起脸但是失败了,“你哥很厉害的好吧?”




“不跟你说了。”王俊凯一边哈哈大笑,一边伸出手,似乎要去关屏幕的样子,“我准备过去看看那边怎么样了,说不定马上轮到我,要是看到我不是站在旁边背词,估摸着那个导演又得批评我说什么年轻人不够上进之类的话了。”




“去吧去吧。”王源笑着跟他挥挥手,“有空再聊。”




“嗯,你要照顾好自己。”王俊凯笑着冲摄像头挥了挥手,然后手向下移,按掉了视频通话。




视频页面在手机里消失的那一秒,他就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




他只觉得口里苦得很,于是从羽绒服的大衣里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叼到嘴上,又开始摸打火机,结果翻遍了大衣都没有找到,他就又去翻旁边的座椅上看有没有打火机,到后来连折叠桌子上的剧本都全动作粗暴地翻了个遍。




最后终于还是没找到打火机。




摸打火机的动作,反而不小心地从口袋里带出了那个刚才和王源通话用的手机,意外地把手机摔到了地上。




拍戏的地方全铺着青石地砖,手机哪里经得住,玻璃屏立马碎成了蛛网。砰一声巨响还引来了稍远处工作人员那边的注意力,不少人包括导演都转头看了过来。




”小凯,你揣摩角色可别过分入戏啊。“经纪人本来站在编剧旁边对着剧本,见状以为他是故意的,马上急智高声喊住了他,转头笑着和导演讨了个好,”您可别见怪,他有时候想角色想太深就会这样。“




”……不奇怪。“导演收回视线,”这圈子,我见过的怪人多了。不差这一个。“




经纪人正准备往回走,又被导演叫住。




”哎你等等,“他冲经纪人招招手,”咱们要拿一些王俊凯和姚小姐的合照和定妆照去做前期宣传,到时候的通告稿子会给你们过目一下。你看怎么样?”




经纪人看了看背对自己,坐回椅子上仰着头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休息的王俊凯,转回来确定地和导演点了点头:“……没问题。”




同一时刻的洛杉矶,王源仍旧沉浸在漫长且看不到尽头的走神之中。




玻璃橱窗外是洛杉矶明媚的阳光,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红绿灯变幻,车流如潮水不息。华氏六十四度,他本该觉得温暖,却从腹腔里有寒气蛰伏着,慢慢自每一根纤细的血管里张牙舞爪地往外爬。




可又能怎样呢,他依旧是这座城市的局外人,再没有机会和当初那样,就算自己慌张到步步后退,也有人能一只手撑起他的脊梁骨,告诉他,不必害怕。当然话说回来了,也终于他现在不负对方当初的期望,早已修炼成把鲜血淋漓的五脏内腑塞回腹腔的本事,然后自己缝缝补补伤口站起来。




王源低下头,划开手机,然后打开能够同步录制视频通话内容的软件,把刚翻录好的和王俊凯最新这一次的视频通话,慢慢上传到云盘里保存好。




文件名,标注到了第七十三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嘿嘿嘿嘿嘿嘿









评论

热度(4173)